舒阅小说 - 科幻小说 - 在港综成为传说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二章 万里长空,剑气纵横

第五百零二章 万里长空,剑气纵横

        五台山,蜀地群山一座巍峨高峰,寺院建立于半山腰之处。

        佛门清净之地,远离红尘,僧侣众多,有修佛者,有修佛法者。

        前二十年,修佛法者法力精深,后二十年,修佛者神通广大,各种缘由简单明了,全在修士自己选择。

        归根结底,在于一个‘静’字。

        但这几天,五台山上有点人心浮躁,主要是藏经阁内不时传出阵阵肉香,就很馋和尚。

        不止如此,方丈尊胜大师近来也怪怪的,严令禁止门人靠近藏经阁,凡人又问起,便板着脸训斥道,那不是馋味,是禅味。

        “出家人不打诳语,方丈怎么能张着嘴巴说瞎话?师弟,你从小在山上长大,不懂那味道是什么,我不一样,我十岁拜的山门,知道那是肉腥味,定是有人在藏经阁啃酱肘子。”

        “什么是酱肘子?”

        “嘶溜~~”

        “师兄,别光咽唾沫,酱肘子很好吃吗?”

        “不是好不好吃的问题,它是那种……算了,佛曰不可说,师兄不能害你。”

        “我懂了,味道一定是极好的。”

        “师弟自己悟到,我可什么都没说。”

        “话说回来了,是谁在藏经阁里破戒,方丈近来神神秘秘的,难不成是他……”

        “师弟慎言,万一被方丈听到,你我都讨不到好果子吃。”

        “唉,方丈有酱肘子吃,你我连好果子都吃不到,这佛修得真没劲儿。”

        “那可不是,光吃素能有劲儿嘛!”

        “……”

        和尚们暗地里的议论纷纷,尊胜听在耳里,急在心里,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挑了几个扔进禁闭室。

        纸包不住火,他偷偷带荤腥入山,便知道迟早会有暴露的一天。更何况那张纸从未主动包过火,唯恐火烧得不够旺,烧之前在纸上摸了层荤油。

        域外天魔每次吃肉都推开门窗,没有上风口硬造上风口,鼓风将肉香远远吹开,以至于每到饭点,藏经阁附近就多出了不少自发扫地的勤快和尚。

        吃不到,闻闻也是好的。

        “五台山要完,都是贫僧的错,贫僧罪大恶极。”

        中午时分,尊胜快速往返山上山下,袖子里揣着油纸包裹的烧鸡,推开藏经阁大门。

        二楼位置,书架横七竖八,原本码放整齐的经典秘籍,此刻被翻得到处都是,廖文杰坐于案边,飞快翻阅一本武学功法。

        “原来是大师来了,这顿吃什么,又给我换了什么新花样?”廖文杰头也不抬,挥手卷风,扫开墙壁一排窗户。

        尊胜眼角抽抽,默默将袖袍里的烧鸡取出,放在了案台上。

        再一看自己专程摆在显眼处的佛经古籍一动不动,反而功法秘籍被翻了个遍,心中一番不忍,好言相劝道:“阁下,万般功法皆来自佛经典籍,似你这种买椟还珠的不智行为,当真舍本逐末。”

        “有道理,但大家追求不一样,你说的这些对我没用。”

        廖文杰飞快翻完一本秘籍,横掌半空,打出连绵成片的掌影:“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佛经奥义我听过好几回,观音大士都亲口给我讲过十天十夜,佛门的东西我已经接触太多,再深入研究下去,我都要成佛了。”

        尊胜无视,只当廖文杰在吹牛,将一排窗户全部关上,故作不知道:“怪事了,好大一阵妖风,可不能吹乱了佛门清净。”

        “大师,别在这打哑谜,也别挣扎了。你能关上窗户,我就能把墙拆了,我可是域外天魔,做起事来没有底线的。”

        廖文杰挥挥手,再次将一排窗户扫开,一边吃着烧鸡,一边用油腻腻的手翻阅武道典籍,嘴里还说着气人的话:“风吹旗动,不是风动也不是旗动,守不住心,不是因为味道馋人,而是他们自己的心乱了,大师你觉得呢?”

        尊胜:“……”

        我觉得要不是打不过你,岂容你在这里嘚吧嘚吧讲歪理。

        “大师,我说过了,你被我种下心魔,一念一想皆瞒不过我,所以下次说坏话的时候别藏着掖着,怪小气的,直接说出来还坦荡些。”

        说着,廖文杰朝尊胜勾勾手:“别愣着了,你应该知道,到了我的境界,吃喝与我而言已无所谓,这只烧鸡是买来和你共享的。”

        “……”

        “吃吧,昨天的酱肘子你不也啃得满嘴流油吗!”

        “贫僧没有,贫僧那是满面流泪。”

        尊胜当即涨红了脸,他为守山门被天魔要挟破戒,内心是抵触的,功德是无量的,所以,应该不算破戒……

        应该!

        “是啊是啊,不争气的泪水从嘴角流了出来……”

        廖文杰嘿嘿一笑,忽然想到了什么,不满道:“我都在五台山住了三天了,说好的美人呢,你怎么还不下山给我抢几个过来?”

        欺人太甚!!

        尊胜怒挥衣袖:“恕尊胜无能,阁下若是再提此事,我便一头撞死在……”

        “你死之后,我会把你的衣服扒光,将尸体扔到怡红院,对外宣称五台山方丈死于马上风,让这千古名刹一夜间声名狼藉。”

        “……”

        “还愣着干什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斗不过我的,来,这个鸡屁股给你!”

        “……”

        尊胜仰天长叹一声佛号:“贫僧无能,今日又要破戒了。”

        “又着相了才对,只要你想着自己不吃,别人也会吃,你吃这只鸡能超度它,那就没心理负担了。”

        廖文杰讲着降龙的歪理,尊胜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强忍心头恶寒,憋屈将荤腥之物一口吞下。

        “香吗?”

        “恶臭无比。”

        “唉,你这句话,让鸡死得毫无价值,不是好和尚。”

        ……

        这边,两人在藏经阁二楼吃鸡,那边,几个不请自来的小沙弥拿着扫帚清扫藏经阁外的落叶。

        不对,落叶已经扫净,他们清理的是浮尘。

        尊胜看得哀声连连,面子上的浮尘扫掉了,心里的浮尘压了厚厚一层,当真不知所谓。

        就在这时,一僧人快步来到藏经阁前,正欲破门而入,想及尊胜的禁令,只得停下脚步:“方丈,峨嵋山送来书信,是掌门白眉道长亲笔所书。”

        “我知道了。”

        尊胜暗道一声该来的终究要来,一指点起金光,从大雄宝殿方向招来一封书信,摊开于面前,一字一句读了起来。

        啪!

        廖文杰抬手推开尊胜,正要抬手去取书信,想到自己满手烧鸡油腻,看人信件太不礼貌,便抓住尊胜的袖袍来回擦了好几遍。

        片刻后,他将信件看完,甩手扔给尊胜。

        后者啥也没说,也不敢说什么,拿起信看了起来,事实上,能供着天魔在藏经阁不出,尊胜已经心里偷着乐了。

        “幽泉老怪近来异动频繁,似是要提前对峨嵋山动手,此番魔道猖獗,正道被压一筹,我心甚痛,大师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廖文杰忧心忡忡道。

        “……”

        尊胜无言以对,心头对自己大骂不止,究竟造了什么孽,佛祖才会派出这么一个天魔来折磨他?

        难不成,他是九世恶人转世?

        “大师,信上洋洋洒洒说了一堆废话,幽泉老怪究竟是谁?”

        “幽泉乃魔道巨擘,为人阴险狠毒,作恶多端堪称罄竹难书。”尊胜解释道。

        “真的假的,他能比我还坏?”

        “大,大概是能的。”

        尊胜摸了把光头上的虚汗,暗道不愧是魔头,竞争比较的角度都如此异类。

        接着,尊胜讲起了幽泉血魔的战绩,蜀地修行者,原本并无正邪之说,人多了,立场不同,恩怨多了,自然也就有了正邪之分。

        但凡修行者,无不讲究顺应天命,行善积德,修心立行以求仙道。

        久而久之,一群异类修士嫌正经修行太过憋屈,逆天而行强取他人机缘气运,入了魔道还沾沾自喜。

        其中,就有幽泉老怪。

        幽泉老怪成名千年之前,数次被正道围剿不死,五百年前灭华山,两百年前灭昆仑,并以邪道手段奴役修士生魂,一步步壮大自身,现如今已有了单枪匹马挑战峨嵋的实力。

        “好厉害呢!”

        廖文杰听得连连点头,不服道:“不行,我燕赤霞自负一生作恶不弱于人,决不能被幽泉比下去,今天就将五台山灭门,以证域外天魔的不世魔威。”

        “……”

        “当然,也不是不能商量,大师你去峨嵋派抢几个长相标志,身段一流的女弟子送来藏精阁,就能让我再忍幽泉一段时间了。”

        廖文杰严肃脸:“放心,只是睡觉,不会拿她们做炉鼎,腻了就送回去,不会污了你五台山的名声。”

        “阁下说笑了,真要是如此,五台山被灭也不足惜。”尊胜转身便走,连续心态崩掉,意外地有些看开了。

        往常出藏经阁之前,都会刻意抹掉身上荤腥气味,今天连掩饰都懒得掩饰,哪怕几个扫地的和尚对他投来幽怨的目光,也被他怒目瞪了回去。

        没错,我就是吃独食了,还吃得特别香,但我是方丈,你们能拿我怎样?

        不服?

        憋着!

        廖文杰望着远走的背影,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不愧是他,这么快就调教好了一个高僧,这般丰功伟绩,下次再和佛祖碰面,不送个金莲简直说不过去。

        还有,佛门这边送了一个高僧,道门那边也不能厚此薄彼。

        廖文杰看向峨嵋金顶方向,等翻完五台山的藏经阁,就搬去峨嵋山,听说这界的女修士选道侣走心不走肾,对滚床单看得很淡。

        他不信,除非对方用实际行动证明,如果事实证明他的确错了,愿意低头道歉。

        尊胜离开藏经阁,命人敲响金钟,召集五台山众僧,将佛法加持的经文写满整座山头。

        论硬实力,他自知不是白眉的对手,五台山也远不如峨嵋山。幽泉老怪蛰伏二百年再现世,目标直取峨嵋山,肯定不会虚张声势,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五台山必须要做好准备,免得大劫临头追悔莫及。

        至于住在藏经阁的域外天魔,尊胜无可奈何,幽泉老怪的大劫,他还能联手其他正道对抗,心魔劫却对策全无,默默祈祷佛祖法外开恩,别让两个魔头在同一天发难。

        ……

        当夜,黑风卷动波澜,蜀地云海生波,一团黑雾自北方来袭,显化大如山脉一般的骷髅头。

        密集症患者慎入。

        这座山一般大小的骷颅,有密密麻麻的头骨组成,每一个都被幽泉老怪刻上妖法,炼制成身外化身一般的法器。

        虽不入品级,但量变引发质变,数之不尽的海量头骨拼凑一处,卷起的黑风就足以惊天动地。

        峨嵋山,万里长空,剑气纵横。

        掌门白眉真人命首徒丹辰子为先锋,阻挡幽泉老怪再造杀孽,又找来昆仑仅剩的弟子玄天宗相助。

        丹辰子有法宝‘天龙斩’,玄天宗则持有昆仑派镇山法宝‘日月金轮’,二人皆是能攻善守,法力高强之辈。

        然后他们就被幽泉收拾了。

        丹辰子和玄天宗虽没有击退幽泉老怪,却也挡住了一时片刻,白眉召集门徒,领天雷双剑、云中七子和三百修为精深的弟子降魔伏妖。

        正邪大战,就在今晚。

        待峨嵋金顶人去屋空,仅有几个守山门人的时候,廖文杰一步踏出,出现在金光昼夜不灭的峨嵋山上。

        他快走几步,一巴掌拍在前方巡夜的弟子肩上:“师弟,我闭关修炼多日,刚刚听得传讯,一睁眼大家都没了,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是有大事,祖师带着大家去……等等,你是谁啊?”

        “是我呀,师弟你怎么连我都不记得了。”

        廖文杰面露不爽,气道:“上次我还在祖师面前为你美言了两句,结果你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当真气煞我也。”

        “啊这……”

        这弟子眨眨眼,猛地一拍脑袋,憨厚道:“瞧我这记性,原来是师兄当面,莫怪莫怪,我最近把脑子练傻了。”

        “嗯,看得出来,你确实有点傻。”

        说罢,廖文杰双目一瞪,红光闪过:“师弟,咱们峨嵋的好东西都放哪了,不麻烦的话,麻烦给师兄带个路。”

        “应该的,不麻烦,师兄这边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