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输了

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输了

        水龙卷蕴含的狂暴之力,让许七安清楚的认识到,一旦被卷入其中,身躯必受千刀万剐之苦。

        而且,被大量的水包容于内,等于把性命交给了白帝。

        没有丝毫犹豫,后脑的火环“轰”的炸开,就像炮弹爆炸时的火光。

        金刚神功大成后,在脑后形成的这道火环,别看它平时挂在后脑勺,看似没太大用处,其实至刚至阳,专克阴冷邪祟,以及水系法术。

        嗤嗤!

        缠绕在脚踝的“触手”蒸干,形成汽雾,此时水龙卷已在眼前,容不得他施展阴影跳跃。

        许七安果然倒退,凭自身速度快于水龙卷的优势拉开距离,同时,他握紧了镇国剑,坍塌所有气机,收敛所有情绪.........猛的朝身后斩出。

        武者对危机的预感给出示警,形成画面——白帝于他身后浮现,展开獠牙扑咬。

        黄澄澄的剑光,以摧枯拉朽之势斩灭身后的敌人,让它溃散成成吨的雨水。

        不,它本身就是用雨水凝成。

        假的?许七安瞳孔微微一缩。。

        下一秒,他被呼啸撞来的水龙卷吞噬。

        白帝“嘿”了一声,这是它天赋神通中,层次极高的一种法术,可以模拟出一尊与本体气息一模一样的分身参与战斗。

        之前一直没使用,是因为受限于环境,哪怕它能抽取空气中的水灵,要凝成一尊强大分身,也需要不短的时间。而这肯定瞒不过许七安。

        现在不同,暴雨倾盆,水灵充斥这方天地,是它的主场。

        水龙卷“呼呼”疾转动,许七安的身躯一寸寸瓦解,就像丢入滚水中的冰块,血肉飞速剥离,多处地方露出白骨。

        浮屠宝塔亦被卷入其中,随着水龙卷呼呼转动,塔灵有金光欲冲起,但被水灵死死压制。

        镇国剑逆着水龙卷的方向飞舞,试图以一己之力破开白帝的法术。

        许七安身体时而阴影化,时而恢复原样,难以施展阴影跳跃逃离。

        他被困在了白帝的法术领域,暗蛊毕竟还没到超凡境,神出鬼没的前提是没有受到高位格法术的压制。

        阿苏罗等人心里一凛,他们原本就是在悬崖边游走,不能偏左,不能偏右,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双方的平衡。

        但水雷劫形成了有利于白帝的主场,打破了他们苦心经营的平衡。

        “兹兹........”

        白帝犄角绽放出明亮张杨的电弧,两角之间,一颗雷球快速凝聚。

        赵守脸色微沉,屈指弹动儒冠,凝望白帝,沉声道:

        “退去三百丈!”

        白帝周边的空气出现扭曲,似乎要和其他地方的空间进行交换。

        但在下一刻,扭曲的空间抚平,纹丝不动。

        白帝依旧在原地。

        伽罗树菩萨双手结印,身后的不动明王法相做出同步动作,他封锁了白帝周遭的空间。

        兹兹!

        白帝脑袋猛的往前一顶,狂暴的雷电激射而出,照的周遭明亮一片。

        不输天劫的粗壮雷电撞入水龙卷,裹挟泥浆的浊流瞬间被照亮,许七安、镇国剑、浮屠宝塔的影子被映照出来。

        两件法器表面瞬间布满焦痕,光芒黯淡,它们不会惨叫,但迅速下跌的气息能判断出状态并不好。

        许七安身躯骤然僵直,而后快速碳化,焦脆的血肉愈发难以抵挡水龙卷的“切割”。

        远处,许平峰一言不发,如果傀儡有眼睛的话,那必然闪烁着狂喜冷冽,以及.........如释重负。

        要说许平峰平生谋划中,最大的错误和纰漏,应该是嫡长子许七安。

        他的成长委实有些恐怖,从税银案到如今,不过两年光景,这两年里,许七安从一名长乐县快手,区区九品武者,晋升为二品武夫,跻身当世一流行列。

        而这一切,都是国运加成以及种种机缘造就。

        许平峰的纰漏在于,古往今来,从未有人真正凝练半数国运于一身,因此就算是许平峰,也不清楚这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术士体系里,一品术士虽与国同龄,但和许七安这样容纳半数国运是不同的。

        前者与国运“生死与共”,属于平等状态,后者直接将国运纳入体内,属于私有化。

        许七安踏入超凡之前的种种表现,许平峰并不在意,他踏入三品境,斩杀贞德时,许平峰虽有诧异,但仍不觉得有什么。

        直到剑州一役,他才摆正心态,把这个嫡长子视作一个危险人物。

        可即便是那时,许平峰对他依旧是俯视的心理,不觉得嫡长子是一个可以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存在。

        事实也是如此,封印监正之后,大奉几乎败局已定。

        他一个三品武夫能翻起什么风浪?

        这样的心态一直维持到浔州城外那场超凡战,许七安“一夜之间”挣脱束缚,晋升二品,并拉拢来阿苏罗、地宗金莲等盟友,与他分庭抗议。

        隐约成为了大奉第一号人物,成为中原战争的棋手。

        许平峰不得不承认,他的嫡长子,成为了自己夺取中原,晋升天命师道路上最大的障碍。

        成为了能与他同台竞技的巅峰人物。

        这时,洛玉衡长啸一声,刚渡完劫的土相冲出肉身,自杀般的把自己撞碎在水龙卷内,让呼呼疾转的水龙卷出现凝滞。

        土克水!

        紧接着,风相拖着神剑呼啸而去,闯入凝滞的水龙卷中,刺穿许七安的小腹,剑势不减,带着他冲出了水龙卷。

        “哼!”

        白帝蔚蓝的瞳孔一眯,犄角雷电肆虐,一道道雷击追逐着飞剑和许七安。

        同时,它四蹄如飞,封堵飞剑的去路。

        天劫和暴雨接二连三的劈在身上,洛玉衡七窍流血,水相濒临崩溃,她浑然不觉,操纵飞剑折转返回。

        既然逃不出去,那就进入天劫领域,向死而生。

        见状,白帝停了下来,呵一声:

        “自寻死路。”

        这天劫就算是它,也不敢随意闯入,二晋一的天劫或许杀不了它,但绝对能重创它。

        以许七安现在的状态,进天劫必死无疑。

        呼........许平峰在心里吐出一口气,接着收敛所有情绪,重新便的云淡风轻,神念传音:

        “还是嫩了些。”

        伽罗树菩萨表情微松,道:

        “把握机会!”

        直接将两人扼杀在天劫中。

        这时,天空中翻滚的劫云出现凝滞,不再劈下雷劫,铺天盖地的暴雨缓缓收敛。

        漆黑的云层迅速染上一层金霞,并迅速蔓延,让整片劫云化作红彤绚丽的火烧云。

        最后一劫——雷火劫!

        ............

        京城外,云州军大举压境,各营组成一块块方阵,打头阵的是扛着各种攻城器械的步兵,第二梯队是炮兵和弩兵,骑兵在最后位置。

        高耸雄伟的城头,魏渊站在瓮城外,眺望着平原上的云州军,他自信忽略了乌合之众,望向后方,那四千骑玄武军。

        “杨恭就是败在这支铁骑之下?”

        身边的张慎脸色凝重的颔首:

        “此军冲阵无双,即使四品武夫也要饮恨。”

        武林盟的一位帮主,就是为了掩护同门撤退,无奈陷阵,最后被活活磨死。

        要知道,玄武军里亦有不少高手,不缺四品。

        普通骑兵遇到这支无敌之师,一个回合就没了。而攻城方面,他们同样强大,抛弃了战马,这支重骑兵就成了重甲步兵,一身铠甲刀枪不入。

        火铳和弩箭都射不穿。

        玄武军的个体素质极强,完全能承担住甲胄的重量。

        “还不错!”

        魏渊点评了一句,目光上移,望向空中某处,下一刻,清光升腾,出现一位衣袂翻飞的白衣身影。

        “魏渊!”

        许平峰居高临下的俯瞰城头。

        他出现的瞬间,城头守军里的高手,如张慎、李慕白等,浑身紧绷,如临大敌。

        这是一位二品术士。

        “多年不见,风采一如往昔!”

        魏渊笑容温和。

        他是认识许平峰的,只不过当年他还是一个寂寂无名得宦官,而对方已是权倾朝野的权臣,彼时的许党正如后来的魏党。

        再后来,他刚刚崭露头角,于北境大败妖蛮,成为朝堂新秀时,许党已经日薄西山。

        当年元景帝扶持魏渊,正是为了填补许党消亡的空缺。

        许平峰笑容淡淡:

        “京城城墙里的阵法,我了然于胸,最多一刻钟便能尽数破解。

        “你虽复活,却是一具肉体凡胎,不怕我杀了你?”

        魏渊默然片刻,感慨道:

        “这二十多年来,你机关算尽,暗中推波助澜置我于死地,才刚造反。

        “就那么怕我?”

        许平峰并不恼怒,笑道:

        “当然怕,诡诈谋略,你非我对手。领兵打仗,我不如你。

        “你不死,云州军连青州都打不下。

        “当年,你崛起之时,我已决心退出朝堂。你我未曾在朝堂争锋,始终是我心头的一桩憾事,今日你既已复活,咱们便好好掰掰手腕,也算了了心愿。”

        魏渊目光望向云州军,摇头叹息:

        “结束了!

        “今日是洛玉衡渡劫的第十三日,这场战役已经结束,我复活晚了,只赶上尾声。”

        许平峰嘴角一挑:

        “忘了告诉你,北境战事已了,许七安必死无疑。京城已是我囊中之物。”

        魏渊的眼神从云州军挪开,望着许平峰,一字一句道:

        “你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