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小说 - 都市小说 - 上门女婿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双重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双重

        江源身体状况好转,思路也慢慢变得清晰,思考着韩东这些话。

        作为一个商人,尤其不缺钱的商人。

        自然是有自己的判断,来决定投资与否。

        其实,从来a境,就已经算决定了。何况相处下来,韩东在不间断的带给他惊讶。国内,能逼着樊小艾道歉。国外,莉娜这种人物对他予求予取。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短短接触下来所感受到的那种截然不同的舒服感。有的人,认识一辈子,不温不火。有的人,只是聊一次天,就可引为知己。

        他不知道韩东怎么想的,江源是初次有一种,人情大于生意的错觉。是,别说这生意值得投。就算不投,借他也敢借给韩东。

        接过香烟,他也点了一支:“你提到过崇明食品厂,这家企业我也听说过,目前在食品加工行业很不简单,发展的极其迅速。我调查过这家公司,就在前几年,还只是个小作坊而已。你跟他们老板什么关系。”

        “这个说不清楚,但我有办法决策崇明的未来。”停了停:“我以前是振威的董事长,以振威名义投资过一笔钱给崇明。他们老板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额外又给了我个人百分之十的股份,就当是我帮他拉投资,给的回扣吧。”

        江源挑眉:“懂了,懂了。难怪你会不愁a境这批农副的销路。”

        “我不单不愁销路,还打算建议蔡崇明将工厂建到a境。这都后面的事儿,一切得等交通彻底便利化之后。这也是a境未来的趋势,它们的领导正顺着趋势走。”

        江源眼睛微微一亮:“振威呢,也是你考虑的其中一环?”

        “对,资源整合,交换,互利。才是我现在唯一的优势,不然指望自己一步一步,根本就赶不上别人进步的速度。”

        起风,稍冷。

        江源缩了缩身子,转身往回走:“你需要多少钱。”

        “你有多少?”

        “哈哈,这话说的。财不露白知道么,不过,你要多少,我就有多少。并且什么时候要,只要你有办法让钱顺利过来,就随时给你。”

        “人生本来就是赌博,商业也是。我虽然好久没赌过,但谁让我认识你了呢。韩东,你要是早生几年,肯定是个大传销头子,口才不错。”

        韩东莞尔:“传销是纯靠口才,堵心。我出钱,出资源,出人情人脉,跟传销有何关系。”

        “看,看。连传销的精髓都知道的这么清楚。”

        “别耍嘴行不行,你先给我准备三十个。我跟莉娜口头上,是说给她们这笔定金。”

        “这么多钱,能买多少农副产品。老大,一吨才几千块钱而已。”

        “她答应我的有块地,很大很大一块地。并允诺,咱们有自主开发的权利。也就是说,想做什么都行。相当于,咱们的钱提前到位,这块地是白送的。”

        “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能这么互相信任嘛。”

        “一块死过。”

        江源怔住,转头看着轻描淡写的韩东。他是理解不了什么叫一块死过,但好像又有所领悟。这种关系,似乎钱并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是,莉娜需要一个靠谱的人来为a境未来的规划进行尝试。韩东则需要,借着这次尝试,来完成他口中所说的目标。

        很大的目标,视线之广近乎浮夸夜谈。可,江源明明听出了可行性。

        没再犹豫。

        “我让我的人去找谁聊这件事?”

        “东阳。他去,自然有人接他。”

        江源拿出手机:“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

        ……

        东阳。

        古清河已离开了好一阵子,再回这儿,竟是有些不太适应了。

        他努力的动力一直是,让父母看到自己成绩,让夏梦看到,让韩东看到,证明给所有人。

        可是现在,父亲坐牢,韩东的悦城归了自己。剩下楚新,近苟延残喘,即便是他,完全想不出,楚新要如何在这种境况里崭露头角。最大的可能是,一点一点,垮掉,成为一家没有丝毫竞争力的企业。

        买下楚新,他现在就有把握说服它们大股东,给夏梦施加压力。可根本没有必要花这种钱,而且近期普阳几乎用光了储备资金,再动,便要动及根本,有未知的风险性。

        乘车,回总部处理了些事务。紧跟着,他又习惯性打给了从海城酒吧里冲突以后离开,至今也打不通电话的樊小艾。

        他隐隐有种感觉。

        那个从小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女孩,真的成长了,也能够离开自己。反而,自己有点离不开她了,他也只有她了。

        电话,打来。

        古清河以为是樊小艾,迅速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才复杂接听:“怎么,改变主意了,要见我。”

        另一端是夏梦。

        她冷冷淡淡:“那没必要,就想跟你聊聊我在普阳那些股份。到底,怎么处理。不分红,不允许转让,你们自己也不收购。你应该清楚,没有哪条法律,会让股东毫无权利。是不是真的,要对簿公堂。”

        古清河笑:“那你是什么意思呢?”

        “没别的意思,普阳处心积虑稀释那么多。如今还剩下百分之三不到,我意思当然是,把这笔属于我的钱还给我。”

        “你如果着急,我倒是可以借你点。不过,如果是用在楚新这家企业上,我劝你还是别浪费精力了。它不可能成为第二个普阳。”

        “再说,你躲着我没必要对不对。还是说现在怀孕了,外形上不太好意思见老熟人。”

        夏梦蹙眉:“意思就是,让我起诉对吧。”

        “很随意嘛,普阳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起诉。每天都有几十封律师函,多一封无所谓。不过这样一来,你在普阳的这点股份,可能得个几年才能理清楚。我有个建议,不妨考虑下。你将这些股份给我,我私人收购。”

        “你?”

        “按照普阳现在好几百亿的市值。有点虚高,不能这么算。就按一百亿,你不到百分之三的股份,我给你三个亿,怎么样。”

        夏梦目光沉凝:“你是在故意找存在感么。还是说,脑子坏了。”

        “那就法院见,到时官司输赢,可未见得。毕竟法院也不全支持一些有损规则的股东……一旦到那一步,只要公司不上市,你的股份就是空谈。”笑笑:“小梦,你老公有钱呀,我刚准备给他一大笔钱。你有缺口,他应该可以帮你解决,还是说,他不帮你。”

        “我就说你眼光有问题,找了这么个男人当老公。离了还复婚……”

        他说的爽快,不妨电话一端根本无人回应。显然,她没在听。

        放下手机,古清河恰好路过楚新,两家公司的总部,本身就距离不远。本能的,看向门口方向。无巧不巧,见到刚才还在通着电话的女人,刚从里面出来。

        除了肚子,人几乎没有变化。

        素丽,精致,全没孕妇的臃肿姿态,就是看上去心情不太好,是因为刚刚自己在电话中故意损她吗?

        不禁的,古清河想到自己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当时也怀着孕,他根本没看出来……就是着魔一样,起了莫名其妙的保护欲。后来知她怀孕,却已泥足深陷,抽身无能。

        甚至想过,帮别人养孩子,也可接受。

        过去很久了,那感觉还如此清晰。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本身不缺钱的他,其实对赚钱兴趣不大。比起来,他宁愿多那么几个朋友。

        如刚认识的唐艳秋,夏梦,甚至那些早就没联络的同事。

        至少那段时间,他属于真正的自己,有激情,充实,憧憬。而不是现在,父亲坐牢后,他不得已在家族企业跟普阳之间来回徘徊,做一个别人眼中的成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