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小说 - 修真小说 - 镇妖博物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道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 道人

        众道人回首看去,发现始终看不起这突然出现的道人面容。

        唯独在藏书楼顶,日日与古籍相伴的老道人,才愕然之后,盯着他一身道袍,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那一柄低沉嗡鸣的剑,似乎发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东西,脸上神色缓缓凝固,呼吸都放轻缓。

        那化蛇之影愕然,旋即山下有沉闷声音传出:

        “你竟认得我?!”

        卫渊笑答道:“自然。”

        你家祖上身份证就是我给办的。

        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不过当初大禹治水,化蛇这种跑哪里都发大水的妖怪当然被逮了一大堆,只是这种蛇其实有成为神灵的可能性,当初西昆仑神将也在,大家伙没好意思下筷子,卫渊也不知道吃了会有什么不良反应,也就没记录下来。

        化蛇惊愕之后,旋即怒道:

        “既知道我族身份,还敢阻拦?!”

        “速速将吾放出,否则我总有一日破封而出,到时候以水淹了你这微明宗,叫这方圆千里寸草不生,知道我的厉害!”

        卫渊心中感叹一声你若这么搞,可能太古时候的遗憾就能弥补了。

        化蛇,水兽,人面豺身,有翼,蛇行,声音如叱呼,招大水,食之……

        本来还在猖狂,口出狂言的化蛇不知为何,突地感觉后背一凉。

        玄一愕然望向这身穿道袍的道人。

        而后和旁边同样懵住的赵义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底看到了相同的看法,都在同时想到了那今日拜访山门的年轻馆主,虎目道人做一道礼,客气道:“不知道这位道友……”

        卫渊的声音故意变化,回答道:“先解决此獠再说。”

        他看了看这山,道:“看来,往日封印已经有些不够。”

        虎目道人苦笑:“我等先前却不知,这是山海异兽。”

        在不知道对方本体的情况下,硬生生把这化蛇都给压在山地,卫渊只能感慨当年那天师府道人头真够铁,而且脾气绝对暴躁,把化蛇压了还不够,直接在旁边安家。

        你太古异兽怎么样?寿命长那又怎么样?

        老子就在旁边,一边生娃一边收徒弟,子子孙孙都看着你。

        气不气?气不气?

        老子我气死你!

        那化蛇还在大放厥词,大骂臭牛鼻子,听到虎目道人所言,更是带着几分洋洋得意,放言道:“封印?哈哈哈,你们且来试试看?有本事你们开法坛?这地方什么都么有,只要你们敢离开此地半步,我便能挣脱封印,要不要试试看?”

        众道人皆怒。

        卫渊想了想,弯下腰捡了几块石头,道:“那就试一试。”

        他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个法坛和法咒。

        一时间心痒。

        加之以不能让化蛇逃开,他相信微明宗的底蕴,相信化蛇不可能真的逃出去,所以也有了尝试之心,心中闪过那道藏的记录——

        其实很繁琐。

        要建立一精舍,方圆一丈,开四门,写北帝真形图於静室之中。

        立灯九灯,盏亦七盏,常燃令光明,夜烛室中,立一香,沙坛二,大四寸,中立香炉一口,静水五椀,剑一口,勿令秽触。净室之前,建七元坛,广一丈二尺,高三尺,三层。

        这还只是法坛,还要打醮招来护法神将。

        他用捡起的几块石头,叠了起来。

        不只化蛇,众道人都目瞪口呆,不解其意,那异兽感觉到上方变化,更是放声大笑,极尽嘲讽之能,道:“我倒要看看你这臭牛鼻子能做什么事情!”

        卫渊随意摆好,然后站起身。

        那虎目道人道:“这位道友,不如……”

        卫渊已经踏出第一步,口中道:

        “朱鸟陵光,神威内张。山源四镇,鬼兵逃亡。”

        虎目道人微怔。

        同时牵涉到朱雀,神威,加之以镇字,这显然不是封印加固类型的法决,连化蛇都愣了下,然后卫渊脚步不停,口中咒决不断道出。

        当类似于‘龙虎斩罡’,‘揭山镢天’之类的文字不断冒出来的时候,化蛇都觉察出极强的不对劲。

        龙虎斩罡?

        什么封印,这么凶?!

        虎目道人目瞪口呆:“这……”

        他忍不住道:“道友,这个咒决你一个人,不开坛做法是不可能……”

        这咒决出自于《太上元始天尊说北帝伏魔神咒妙经》

        神印品。

        一般情况下甚至于是解决兵戈大难所用,需要立七元坛于北门,依时行道,然灯烧香,开坛做法,这即无法坛,也无做法需要的一切仪典,怎么可能……

        思绪未起,灼热的气息诞生。

        虎目道人面色凝固。

        一众道人气氛沉默下来。

        下意识看向一步步走仪轨,且许多错误的道人,看向那玩笑似的法坛。

        整座山都开始晃动,这山下可是真的有地肺火气,此刻被引动,看到那道人背后气息隐隐晃动,天空之中云雾低垂,仿佛真的有北帝麾下三十万兵将似的,山下地肺真火被引动。

        玄一和赵义察觉不对,回过神来,被灼热气浪所逼迫,步步后退。

        他们面色微变,看向自家师长,道:“师叔,得要……”

        哗啦——

        声音未落,就看到那面色威严凶悍,有络腮胡子的中年道士一只手一个夹起章小鱼和林玲儿两个跟来的小道士,两个小道士手脚垂空晃晃悠悠,而道人脚踏禹步,周身仿佛缠绕飞云。

        嗖一下已经把两个身强力壮的晚辈抛在后面。

        看都没看一眼。

        玄一和赵义脸色一僵。

        彼此对视一眼。

        很显然,在长辈眼里——

        道士还是小的亲。

        二人苦笑,连忙退避,记录这法坛的典籍作者是曾受《上清三洞经箓》的高人,在碧霄洞修行,天师道比这种箓更高的,只有历代天师所受上清箓。

        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天师是最强……

        因为历代天师必须是张姓子弟。

        所以这个箓蕴含的含义是,张姓之外,神州最强的道人。

        也或许,就是神州最强的道人。

        记录上,这本道藏是唐末至宋初之年所成。

        唐末是中土神州修行的高峰之一。

        此刻那山下地肺火气已经被开始引动,赤金色火气腾起,化蛇茫然,却不知卫渊更是动作凝滞迟缓,他这一次的尝试,更进一步了解了法坛符箓体系,连通天地人三才施法,依靠符箓成功完成了连通这一步。

        但是这一法咒超过他道行上限。

        如果非要动用,恐怕需要在龙虎山宗坛才能。

        此刻他感觉自身灵性腾起,俯瞰肉身,同时接触到了历代真修建造的无形天庭体系,接触到了地肺阴火,只要以自身道行撬动,将二者联系起来,法坛即成,这一神通就会施展出来。

        但是卡在这一步。

        卫渊凝神,感受到了自身道行的上限,并且将这种感觉牢牢记下。

        而在外在,他的动作逐渐迟缓,逐渐凝重,明明只需要最后一步踏出,法决一指,翻腾而起的地火就会暴起,完成这名为南方火铃大神咒的道家神通,但是这一步仿佛有千水万山那么遥远。

        像是背后拉着一座座巨大的山峰,迈步走在万里长城之上。

        如转千山于针尖。

        卫渊闭目体悟这种感觉。

        脚步抬起,以微不可查的速度缓缓踏下。

        化蛇一开始还大放厥词,嘲讽大骂道你个臭牛鼻子,有胆便来,慢慢地声音有些发干发涩,道:“道士,你这来真的?我就只是说了几句,你没有必要玩这么大吧?”

        “这,这位道长,你难道要不顾祖宗基业,和我同归于尽吗?”

        “不,不,我服气了,服气了。”

        “道长,道长,请收手吧!”

        卫渊脚步踏下。

        化蛇忍不住惊惧长啸。

        却发现周围那积蓄的热气不再凝聚,缓缓散去,感觉到暴动的地肺阴火安静下来,卫渊睁开双目,感觉到了自己的极限,眉心有刺痛之感,让他有些眼前昏沉,他慢慢收回脚步,旁边的所谓法坛已经崩碎,化作齑粉。

        卫渊低语,道:“观你形态,还不足千岁。”

        “化蛇一生三化,你进行到了第几阶段?你这一族的法术神通,能引导神州水脉,有承担地祇的资格,你又练到了什么水准,能控多少里的水系?化青君是你谁?”

        化蛇惊惧难言,道:“你怎知我先祖之名?”

        卫渊道:“你先祖实力百倍于你,仍旧被擒于人手,性命险些不保。”

        “你才有多少修为??就敢在外面放肆?”

        他将所知古代化蛇的传承从容道出,令化蛇既惊且惧。

        卫渊忍住头痛,只叹道一言:

        “退下。”

        化蛇惊惧不敢再回嘴,影子跃下,再拜后才退去。

        众道人此刻才齐齐迎上前来。

        玄一和赵义彼此眼底有茫然之色。

        却都打消了这就是那位博物馆馆长的念想。

        而这个时候,卫渊本身因为所动用的是南方火行神通,哪怕只是尝试,距离成功有极为遥远的距离,仍旧受到些许影响,依靠御水神通所化的幻化之术有些微微变化。

        林玲儿和章小鱼个子很小,她们好奇打量着穿着古朴道袍。

        看不清楚面目,似乎极古老极强大的道人。

        而后,从她们的角度能看到那道人宽大古朴道袍下,右手手指有力,但是手掌却覆盖着一层现代才有的,黑色无指手套。林玲儿瞪大眼睛,突然想到今天下午,那年轻的馆主微笑伸出手递过零食,想到他伸出手抚摸章小鱼头发,想到那手掌上的黑色无指手套。

        林玲儿瞪大眼睛,嘴巴微张。

        她看向旁边的章小鱼。

        发现那表情不那么丰富的活尸小女孩同样瞪大眼睛,嘴巴张开。

        她下意识伸出手捂着章小鱼的嘴巴,而章小鱼也在同时伸出手捂住了林玲儿的嘴巴,两个小道士彼此对视一眼,然后重重点头。

        卫渊稍稍回过神来,幻术重新维持。

        而因为视角问题,那些道人根本不曾发现这唯独从下往上看,才能发现的些许异样之处,卫渊感觉到自身对于法坛一系总算有了足够的了解,也知道自己的上限,能够激发的神通极限层次在哪里。

        心中感慨,看了一眼倒插在地的张道陵法剑,道袍拂过,转身离去。

        这是张道陵之物,他又走兵家杀伐之道,并无大用。

        物归原主,以报授箓之恩。

        虎目道人注视着残留的痕迹恍惚失神,见那道人离去,忍不住踏前一步,道:

        “不知前辈道号宝观,今日之事,晚辈必上门拜谢。”

        卫渊温和答道:“不过是山海之间一野道人罢了。”

        “不过萍水相逢,往后也应无相见之时。”

        言罢已经远去,众道人不敢阻拦,虎目道人回过头来,看到那柄剑还在地上,连忙道:“前辈,兵刃……”尚未开口,看守藏书楼的那老迈道人已快步奔上,看着那剑,手掌微微颤抖,呼吸都凝重。

        其余道人见状也发现那剑不同。

        老迈道人手握剑柄,动作顿了顿,长呼口气,缓缓将剑拔出,眼瞳瞪大,看到那剑脊上阴刻的敕字,恍然失神,突然那敕字亮起,剑鸣清越,周围灼热炎气骤然被吸附于剑身之上。

        这法剑长鸣啸,陡然挣扎,老人掌握不住剑身,被那剑脱开手掌跃起,法剑连鞘散发流光,冲天而起,突而回转,直奔着远方而去。

        灼热炎气映照左右,撕裂长空,忽而暗淡下去。

        卫渊手背上符箓微亮。

        手掌下意识微微抬起。

        而众道人抬头循着剑光回头看去,远远见到道人身形古朴,步步往前,并未回头,只一抬手,那长剑已如惊鸿,自然入手,收敛剑光。

        剑光旋起旋灭,道人持剑,微微侧步,眸光平和。

        当那剑光徐徐散去之时,再不复见道人。

        众皆寂然。

        ps:今日第二更……四千字,字数足够哈~因为比预料的更长,所以花费的时间有点多。

        先更后改,有错字大家指出来~

        《太上元始天尊说北帝伏魔神咒妙经》,原题上清三洞经箓碧霄洞华太乙史欧阳雯受。内引陶真人、郑思远说,当出於唐末至宋初,共十卷。

        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正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