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小说 - 其他小说 - 骨舟记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残魂夕照

第五十九章 残魂夕照

        数千颗血莲子同时向鬼匠发射,鬼匠肖开壁不紧不慢地走在栈桥上,胜似闲庭信步,射向他的血莲子在距离他身体半尺左右的地方为无形的屏障阻挡,高速行进的血莲子撞击在这无形屏障上顿时化为血色莲雾。

        鬼匠一边走,一边吸收着这弥散的雪雾,深邃的双目也蒙上了一层妖异的血色。

        绿色的莲叶锁住栈桥,但是鬼匠每向前一步,密密匝匝形成绿色屏障的莲叶便在他的威压之下纷纷向两旁退避,重新现出一条通路。

        栈桥的尽头,桑老太躬身趴伏在地面上,灰白色的头发已经凌乱,高昂的头颅仍然显示出她内心的不屈和倔强,双目深处却不可避免地流露出些许的恐惧。

        短短二十年,鬼匠肖开壁的修为竟然提升到了如此的地步,即便是他选择了魂修之道,也不至于提升如此迅速。

        鬼匠肖开壁轻声道:“技止此耳吗?”

        桑老太点了点头道:“不到最后,鹿死谁手,未必可知!”

        蓬!

        栈桥从中断裂,一条青色巨蟒撞断栈桥,从水中露出头来,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猛然向鬼匠肖开壁吞去。

        不退!

        肖开壁身体竟迎着那蟒蛇的巨口飞了过去,化成一道黑色的闪电,射入蟒蛇的巨口。

        只见巨蟒颈后破出一个血洞,巨蟒的鳞片宛如漫天花雨般炸裂开来,落得到处都是。

        破洞而出的鬼匠肖开壁从空中笔直射向桑老太,右手捻指为剑,指尖黑色剑气凝结成一支黑色的利箭,直奔桑老太的眉心射去。

        桑老太望着那支剑气凝成的利箭,竟然不知闪避。

        噗!的一声,额骨被剑气洞穿。

        桑老太的身体突然变得扁平如纸,轻飘飘落在倾斜的栈桥之上。

        鬼匠肖开壁定睛望去,自己射中的只不过是一件破旧的棕色长袍罢了。

        替身术!

        桑老太的真身已经逃离,好一手金蝉脱壳的障眼法。鬼匠肖开壁身体原地拔起,瞬间升高到二十丈的空中,鸟爪般的手指在额头老树皮一样的肌肤上划过,额头顿时多出了一道血线。

        鬼匠肖开壁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指向额头,大声喝道:“天目归命,持莲华,尊胜伏,华光普照,百妖显形!开!”

        一只红白分明的血瞳之眼撑开他正在流血的额头显现出来,方圆十里内的任何妖气波动,根本无法逃不过他的血瞳之眼。

        秦浪和雪舞已经逃到了昆吾洞前,一道灰影风驰电掣般从后方追赶着他们,雪舞转身望去,惊喜道:“姥姥!”

        桑老太大吼道:“快走,不可回头,快!”

        空中一道黑烟由远及近,从鬼匠肖开壁血色之瞳射出一道红光,直奔雪舞射去。

        桑老太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从口中喷出一颗金色灵珠,在空中幻化成一面金色圆盾,挡住了那道血色红光。

        雪舞含泪道:“姥姥!”那颗金色灵珠却是桑老太苦修千年,吸取日月精华结成的内丹,对妖族而言,这颗内丹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生命本身。

        “走!”

        秦浪抱起雪舞冲入昆吾洞,桑老太双目瞪得滚圆,眼角流出了两行血泪。

        双手抵住那金色圆盾,用尽全力诵念道:“狐族之灵,照耀我心,狐族之魂,永存我身,昆吾庇佑,真宗永存!”她每念一句,就喷出一口鲜血。

        鬼匠肖开壁从空中急坠而下,血瞳之眼射出的血色红光,随着他身体的降落力道不断增加。

        内丹化成的金色圆盾金光在强压下也在不断增强。

        鬼匠阴测测道:“老狐狸,为了一只和你毫无关系的小小白狐牺牲千年道行,赔上你的性命值得吗?”

        桑老太沧桑的面孔上血泪纵横,她的发髻早已散乱,山风吹起她灰白色的头发,惨然道:“你们人类可以背信弃义,但是我们妖族永远不会,我是妖,可以赔上千年的道行,但是我不可赔掉妖族秉承的血性和骄傲……”

        噗!

        口中鲜血狂喷,染红了金色圆盾,金色圆盾金光大盛,可惜只是刹那,马上就被来自血瞳之眼的血色红光彻底压制。

        血气渗入到圆盾之中,圆盾从中心开始出现了十多条深红色放射状的扭曲裂缝,桑老太的身躯剧烈颤抖着。

        鬼匠肖开壁已经来到她头顶五丈高度的地方,漠然俯视着脚下的桑老太,大吼道:“妖孽,还不速现原形!”

        金色圆盾在他的这声大喝之后碎裂。化成一颗颗金色的光粒,弥散在空气中。

        桑老太的身躯化成了一只羸瘦的灰狐,奄奄一息,已经没有站立的力量,蜷伏在地面上,流血的双目仍然迸射出不屈的眼神。

        鬼匠肖开壁轻声道:“何苦来哉?”

        “你……不是肖开壁……”桑老太艰难道。

        “一个人的外表只是皮囊,你即便修成了人形,也终究不是人,谁会在乎你现在的样子?谁会在乎你的生死?”

        桑老太虚弱道:“你想杀雪舞……你……你……是为了……秋眉对不对……你要斩断她的心魔……你……”

        鬼匠血色之瞳缓缓合拢,伸手为桑老太合上未曾闭合的双瞳,却没有留意到一粒萤火虫般大小的金光向昆吾洞飞去。

        秦浪和雪舞冲入昆吾洞之后,身后就不停有落石掉落,却是桑老太在临终之前施展法术封住了昆吾洞的入口,虽然知道外人胆敢进入昆吾洞的可能微乎其微,但是为了保护雪舞的安全,桑老太还是选择这样做。

        那道金光就是桑老太的残魂,金丹碎裂之后,一缕残魂飘入昆吾洞。

        雪舞在身后停止落石之后,转身望去,只见出口已经被落石彻底封住,只怕再也见不到姥姥了,心中一酸,低声啜泣起来。

        秦浪不知应当如何安慰她,刚才他亲眼目睹了鬼匠肖开壁强大的实力,如果不是桑老太舍身为他们换取逃离的机会,恐怕他们也无法逃离鬼匠的追杀。

        只是秦浪并不明白,雪舞究竟何处得罪了鬼匠,鬼匠要对她赶尽杀绝?

        一点金光飞到雪舞的眼前,雪舞含泪抬起头来,看到那点金光在黑暗中分裂成为无数闪烁的金色光尘,光尘勾勒出一张慈祥的笑脸,正是桑老太。

        “姥姥……”雪舞惊喜道。

        桑老太的声音显得缥缈虚无。

        “雪舞,从今天起,姥姥无法照顾你了,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去走。”

        “姥姥……不要……我答应以后听您的话,我再也不去九幽峰了……”雪舞泣不成声。

        “傻孩子,你听我说,我不是你的亲姥姥,我只是你娘亲的仆人,小姐对我有恩,我答应了她要照顾你修炼成人,可惜……我终于还是食言了,雪舞,你不可以继续留在九幽峰,甚至不可以留在驮龙山,昆吾洞内的地貌错综复杂,你从小在这里长大,就算闭着眼睛一样可以走出去,尽快离开这里,去陪都赤阳城,找桑竞天,他可以帮你。”

        桑老太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微弱:“秦浪,你欠我一个人情……”

        秦浪道:“婆婆放心,我会倾尽所能护送雪舞去陪都赤阳,也会亲手把她交到桑竞天的手中。”

        他欠桑老太的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情,而是一条命,一具血莲重铸的鲜活肉身。

        桑老太轻声叹了口气道:“希望我没有救错你,也希望雪舞没有看错你,你的那支白骨笔乃是不可多得的宝物,若是我没看错,它应该叫深冥,我将它分成两截藏入你的桡骨和中指的第一骨节,也是为了帮你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放心吧,不会损坏的。”

        “谢谢婆婆。”其实秦浪刚才在对付林逸风的时候已经发现了这个秘密。

        “你刚刚重新拥有了肉身,所以还不适应,但是你骨骼的强度和战斗力并未受到任何的影响,你需要一定的时间适应,疼痛未必是坏事,疼痛可以激发你的潜能,你本来的性情也会慢慢恢复,只是那骨笔乃是鬼域之物,虽然可以帮助你克敌制胜,可是也会对你的造成一些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