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叫我同桌打你在线阅读 - 第68章 番外二 每时每刻

第68章 番外二 每时每刻

        展铭解锁了一辆共享单车,长腿一跨,出发。

        从他的学校坐地铁到b大站,需要四十分钟。

        从地铁站到顾奇南学校,需要骑十分钟单车。从顾奇南学校大门口,骑到他周四下午上课的教学楼,需要七分钟。

        展铭已经将时间掌握得分秒不差,毕竟本学年以来,这条路线他已经骑行过无数次了。

        连拿手机刷单车的速度都飞快。

        其实展铭有点怀念他在南州市的小电摩,比自行车快多了。

        自行车还是有点慢,每次等他到达顾奇南所在的教室,人家早已开始上课十分钟。

        就得小心翼翼地溜进去。

        展铭弯着腰,悄悄从后门溜进教室,坐到顾奇南身边。

        数分课已经开始了。

        顾奇南帮他占了一个位置。

        展铭放下书包,拿出自己的课本,看了顾奇南一眼,轻声说:“你听课。”

        顾奇南偏过头,看着他笑。展铭满头的汗,顾奇南轻轻把自己的大水杯推了过来。

        水杯里泡着舒展开的碧绿茶叶,是南州人最喜欢喝的铁观音。

        上课的时候,做作业的时候,在图书馆自习的时候,顾奇南都习惯泡上一点茶叶,慢慢地喝着。

        在离开南州市以前,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喜欢喝茶。

        某一天,午后略微有些困倦的时候,突然很想喝一点茶提神。他跟展哥说了,展哥于是让林小斌从南州寄了茶叶过来。

        第一口茶喝进去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这是南州的味道。

        展铭开始做自己的作业。

        他听不懂顾奇南的课,一个字也听不懂。但他每周都来陪顾奇南上数分课,陪一整个下午。下课了一起吃晚饭,在校园里散一会步,然后陪着顾奇南去图书馆自习。

        最后他再回自己学校。

        他们俩每周空闲的时候不多。

        顾奇南的课很多,剩下的时间都必须拿来写作业。他们的课很难,作业也难。展铭不想影响顾奇南的学习,他知道顾奇南本科学业结束后,大概率要申请国外的学校出去读研读博。因此每一次考试,对顾奇南来说都很重要。

        展铭的课也不少,但比起顾奇南毕竟还算轻松。

        他一周有四个晚上打工,没有课没有打工的时候,他都尽量赶过来陪顾奇南。

        就像现在这样,尽管不能说话,不能做点亲密的事,只是一个听课,一个做作业。

        也很开心。

        好像他们只要待在彼此的身边,就觉得很开心。

        展铭一开始有点担心。

        两个男生感情好,很正常,会相约一起吃饭、打球、联机游戏。但好到要陪着上课,陪着自习,似乎就有点微妙了。

        他是不怕别人说什么的。

        但是他怕顾奇南再遇上一中那样的事。

        他跟顾奇南说了,顾奇南说没关系。

        “他们不敢乱说。”顾奇南说,随即又纠正,“不是不敢,是不会,懒得说。你不知道我们作业有多难,我们宿舍四个人,每天除了写作业,无心做任何事,更别提关注别人的八卦了。”

        展铭有点信,又不大信。

        毕竟顾奇南除了做作业,还是很有心在谈恋爱的。

        上课上到一半,老教授突然问:“顾奇南呢?顾奇南今天有没有来?”

        大家稀稀拉拉地笑了,有大胆的女生说:“顾奇南在最后一排!”

        老教授目光探向教室后方,问:“怎么跑到最后一排去坐了?”

        顾奇南忙站起来回答:“我来晚了,没有抢到第一排。”

        老教授哼了一声,嘟哝:“每周四都跑到最后一排坐,这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呢?”

        教授说完就开始讲题了,同学们笑,有人低声说:“他好基友来陪他上课呗!”

        顾奇南坐下来,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开始抄笔记。

        等下课后,在食堂挤着吃完饭,顾奇南更是语出惊人。

        “我们去开房吧!”

        自行车的车头扭了一下,展铭差点撞到树上。

        顾奇南扯扯展铭衣服:“我晚上不想自习了,天天看书,我今天不想看了。明天早上我没课,明天早上我再做作业吧。”

        周五晚上展铭得从六点半打工到十一点,没有空来陪顾奇南。

        周六早上展铭有四节实训课,晚上又要打工。

        两个人相处的时间确实少,比起以前高中一整天待在一起,少了很多。

        顾奇南唉声叹气,抱怨:“还以为在同一个城市读大学就能天天见面,结果还是两地分居。”

        展铭被逗笑了,转了一下自行车的车头,往校外走。

        两个人脸皮都还有点薄,不好意思一起去开房。

        一般都是展铭先去开房间,先上楼,过一小会儿,顾奇南再上楼找他。

        但这次顾奇南拦住展铭,说:“我去开!”

        那气势,跟要去开飞机一样。

        展铭笑:“你满十八了吗?十八都没满,怎么去开房间?我怕前台不让未成年人进去。”

        顾奇南嘟哝:“有这条法律吗?那未成年人都不要出门旅游啦?每次都让你花钱,我上学期拿了奖学金的,我——”

        展铭飞快地亲了一下顾奇南,成功把他的话堵住了,随即自己先进了一家快捷酒店。

        顾奇南已经用他拿了奖学金为理由,给展铭买了一支新手机两件衣服了。

        有多少奖金也都被他花光了。

        敲门声响起,展铭站起来,走过去开门。

        打开门,看见顾奇南的一瞬间,两人有种微妙的不好意思。

        顾奇南先把书包放下,坐在床上看着展铭。

        他微微仰着头,唇瓣无声地开合,脸上是一种很天真,又很勾人的神情。

        展铭吻住了他。

        他们亲了很久,久得仿佛世上只剩下一件事,就是亲吻。

        他们相处的时间很少,独处的时间就更少了。大多数时候,只能趁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偷偷躲在阴影里亲一下。

        已经很久没有亲得这样气喘吁吁,这样难分难舍。

        顾奇南觉得自己的嘴唇都肿了。

        两个人也有点尴尬的反应。

        展铭放开他,平静了一下,说他要去冲澡。

        他浑身水汽地走出来,赤裸着上身,只穿着一条短裤。顾奇南扑上去抱住他,觉得自己激动得不得了。

        于是顾奇南也去冲澡,冷静了一下。

        这晚上他们依然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展铭说,他还小,未满十八,不是成年人,不用急。

        但顾奇南觉得自己挺急的。

        除了最后一步,他们把该做的都做了。

        除了快感外,顾奇南很喜欢那种跟展哥肌肤相贴的感觉,滚烫地紧贴在一起,让人感觉他们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两个人。

        这种亲密跟家人、朋友之间的亲密不一样。

        是内心深处最最私密的亲近,除了展哥,其他人都不行的那种亲密。

        展铭被他闹得没办法,放了一根手指进去,然后是两根。

        到这一步,顾奇南就不行了。

        展铭轻声说:“不行的,你太小了。”

        顾奇南不服输,那之后又让展铭试了好多次。

        从两根手指,到三根手指,花了很长的时间。

        顾奇南已经许下宏愿,十八岁的时候就要完成这最后一步。

        然而宏愿毕竟是宏愿,到了十八岁生日当天,真刀真枪上阵,完全兵荒马乱。

        顾奇南这才知道,三根手指,四根手指都不算什么。

        真刀真枪太可怕了。

        而小说里一次就成功爽到头皮发麻都是骗人的。

        反正他们在十八岁生日后,又试了很多次,当然每次顾奇南都有爽到头皮发麻,只是很多很多次后,他们才终于成功了。

        而顾奇南爽到心脏发麻。

        舒服了好多次后,顾奇南还舍不得睡觉,他抱着展铭的脖子,两个人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展铭看了看时间,顾奇南拿起手机啪啪打字,完了手机一扔,宣告他晚上不回宿舍了,要在外面住。

        展铭拿起他手机看,他在宿舍群里说,他晚上要在他叔叔家睡,让大家别等他。

        这个小孩,撒谎撒得越来越自然了。

        所谓的叔叔是他爸爸以前的一个老同学,挺热情的,顾奇南上了大学后,请顾奇南到家里吃过几次饭。过夜是没有过的,但是每次顾奇南在外留宿,都要搬出这位叔叔。

        展铭知道不该这样,但他舍不得推开顾奇南。

        两人紧紧抱着,亲一亲脸,亲一亲头发,不知几点才睡着。

        展铭起来穿衣服的时候,顾奇南就醒了,迷迷糊糊问:“你要去上课了?”

        “嗯。”展铭点头,亲了亲他,“你再睡一会。”

        还不到七点,展铭得赶回去上星期五的早课。

        顾奇南还是爬了起来,跟着展铭一起下楼。

        跟来时一样,展铭刷了一辆单车,骑去地铁站。顾奇南就站在原地,看着他骑单车远去的背影。

        等展铭的身影看不见了,顾奇南就背着书包慢吞吞往学校走。

        他先去吃早饭,吃完了去图书馆做作业。

        他的这一天跟往常的每一天一样,跟身边无数匆匆路过的大学生的生活一样。

        不一样的是,刚一分开,他就开始想展铭了。

        每时每刻都在想,走路的时候,上课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发呆的时候。

        每时每刻,他们的心里都装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