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小说 - 玄幻小说 - 低调为王在线阅读 - 第757章 不跪,就死!

第757章 不跪,就死!

        第757章    不跪,就死!

        “雷钧兄,接着,可别再弄丢了!”

        陆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梁缘手中夺到狂雷珠之后,便是直接将之抛给了雷钧。

        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一个月宫天才敢动身来抢。

        一来有新月宫诸人虎视眈眈,二来他们也极为忌惮陆寻,万一因为自己的出手,让这位惦记上了可怎么办?

        “这……”

        有些懵懵伸出手来,将那狂雷珠接过来的雷钧,总觉得此刻发生的事有些不真实。

        那可是自己拼尽全力,差点拼掉这条性命,都没有能拿回来的狂雷珠啊,没想到被陆寻一招之间就抢回来了。

        “谢……谢谢!”

        最终雷钧也只能是将那些不真实的感觉强压下心底,口中的喃喃声,让得旁边的杨沾衣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

        “雷钧兄,咱们都是兄弟,你也是有组织的人,以后有什么事,可别再自己一个人扛了!”

        杨沾衣语重心长地说出一番话来,他知道这一次是真的凶险。

        若是自己晚去通知一步,再晚来这月宫总部一步,说不定见到的,就只能是雷钧的一具尸体了。

        “杨沾衣,你是盼着我再发生点什么事吧?”

        摆正心态的雷钧,忍不住白了杨沾衣一眼,这家伙会不会说话,难道自己就真的这么蠢得不可救药,吃过一次亏之后还会吃第二次?

        “哈哈!”

        闻言杨沾衣哈哈一笑,看到对方这副样子,他倒是放下心来。

        他还真怕经此一之后,雷钧会一蹶不振,那对其修炼之路是有极大影响的。

        这边二人旁若无人地说笑,让得月宫之人心情很有些复杂,这些新月宫的人,好像全然不担心那个只有六境的陆寻啊。

        而当她们将目光转到战斗的双方身上时,却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

        因为仅仅是数招之间,陆寻已经是压着梁缘这个初入七境的修士打了。

        事实上近身之后,初入七境的梁缘,比起当初死在陆寻手中的萧旭还不如,毕竟后者乃是初入七境的武师,战斗力无疑要更加强悍。

        更何况相对于文武交流会之时,陆寻炼气修为也已经突破到了六境圆满,也就是说他的战斗力,比起当时更加强悍了不少。

        可这样的结果,看在诸多月宫天才的眼中,还是有些惊世骇俗。

        似乎境界之间的差距,在那个黑衣少年身上,从来就看不见似的。

        啪!

        再过片刻,众人耳中都是听到一道清脆的巴掌之声。

        然后他们就看到梁缘直接被陆寻一巴掌扇得原地转了一圈,左半边脸颊,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

        “哎哟,太恶心了,这一手的粉!”

        陆寻有些夸张地甩了甩自己的右手,让得众人面面相觑,因为他们竟然真的从陆寻甩动的手掌之上,看到了一些粉尘落下。

        也不知道陆寻是不是故意的,当他口中的大呼小叫传出之后,梁缘差点直接气得吐出一口老血,心灵上的创伤,似乎比肉身上更加难以承受。

        啪!

        然而陆寻口中说着恶心,手上动作却是没停。

        两招过后,又是一巴掌扇在梁缘的另外半边脸颊之上,再次甩着自己的手掌,依旧有着粉尘掉落。

        如此一来,刚才有些不对称的梁缘两边脸颊,尽都胀起来,哪里还有之前那美貌的样子,肿胀夹杂着青紫之色,要多丑有多丑。

        “雷钧兄,现在是不是连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

        陆寻一边压制梁缘,一边还开口出声打趣雷钧,让得月宫众女肺都快气炸了,没这么欺负人的。

        这个家伙难道不是男人吗?怎么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呢?

        “梁缘呐,我之前说的那个条件依旧有效,要是再不答应,你这张脸可就真的要被打烂了!”

        陆寻的言语再次响起,随之则是一巴掌抽在梁缘的脸上,让得也疼痛难忍的同时,真的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爆开了。

        像梁缘这样的人,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容貌,她无法想像自己的脸被打烂,而且无法复原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如果说之前的梁缘,还存有一丝希望的话,那现在的她,是真的不指望锦岚这些月宫之人了。

        她只知道自己要是再强硬下去,就不仅仅是脸被打烂的问题,甚至连这条性命,都有可能被对方直接收走。

        在尊严和性命之间做选择,其实一点都不难做。

        既然月宫之人已经不能指望,那梁缘就只能自救,这一刻她的心态,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啪!

        当陆寻的手掌,第四次抽在梁缘的脸颊之上时,她赫然是疾退两步,高声说道:“别再打了,我……我道歉!”

        顶着一个猪头的梁缘,说话声音都明些漏风,明显是连牙齿都被扇落了几枚,但所有人都还是听清楚了她话语之中的意思。

        “孔心月,杀人不过头点地,看到曾经的同门被如此羞辱,难道你就半点不在意吗?”

        锦岚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这个时候她没有去跟陆寻说话,而是看向了气息锁定自己的孔心月,希望能唤起对方的同门之谊。

        说起来梁缘也算是月宫的老人了,只是以前的她行事颇为隐秘,又没有多少人敢找上门来,孔心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但是现在,没有了孔心月坐镇月宫的梁缘,行事越来越无所不用其极,今日终于遭了报应,孔心月又岂会再顾忌曾经的同门之谊?

        “做错了事,总得付出点代价,要不给她点教训,她也不会知道痛!”

        孔心月淡淡地瞥了锦岚一眼,然后将目光转到梁缘身上,轻喝道:“希望今日之后,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否则只会害人害己,下一次未必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前月宫之主的话,让得梁缘再也不能心存侥幸,见得她一步一顿走到雷钧的面前,眯着的一双眼睛,或许还是第一次正眼看这个充满了雷属性的男子。

        “对……对不起!”

        无论梁缘心中如何不情愿,但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她还是只能道歉,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而且还来得如此之快。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是让你跪地道歉!”

        身后陆寻幽幽的声音响将起来,让得梁缘身形一颤,可是那双腿,却是无论如何也弯不下去,这对她来说,乃是一种极致的羞辱。

        “陆寻,别太过分了!”

        锦岚冷声接口,但那个黑衣少年却是头也不回,就这么盯着梁缘,那眼眸之中闪烁的冷光,似乎是在表达一种态度。

        “不跪,就死!”

        当陆寻口中这四个字发出之后,仿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绷断了梁缘最后一根心弦,终于还是噗嗵一声跪倒在地。

        这一刻的陆寻无疑极为霸气,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只有六境圆满,以这样的修为挑战七境修士,无论做什么,恐怕都不会有人多说。

        “对不起,雷钧,是我梁缘做错了,求你原谅我!”

        当膝盖触碰到地面的那一刻,梁缘突然觉得全身都放松了许多,说话都利索多了。

        万事开头难,走出这第一步,其他的所有尊严,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如此一幕,也让雷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只觉得幸福来得如此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这个伤得自己极其之深的女人,竟然真的跪地道歉了。

        先前的时候,雷钧还认为陆寻只是为了羞辱对方给自己出气,他从来没有想过真有这么一刻,他之前所受的所有屈辱,似乎都在这一刻被弥补了回来。

        哗啦!

        见得雷钧不说话,梁缘忽然福至心灵,伸手在腕间一抹,紧接着一大堆的东西,便是凭空出现在她面前的地面之上。

        这些东西,自然就是当初雷钧受其所骗,主动送给梁缘的东西了,不过相比起狂雷珠来,这些东西的价值无疑是要低得多。

        但这也表明了梁缘的态度,她是记起了之前陆寻的话,若对方再拿这个做文章,能不能保住性命暂且两说,至少又一顿羞辱是肯定少不了的。

        因此梁缘做事做全套,反正尊严已经被按在地上摩擦,再留着这些东西又有什么用呢?

        整个月宫总部,显得有些安静,这或许是月宫之人最为憋屈的一天了。

        被人如此打上门来,竟然什么也做不了,那这个月宫弟子当着还有什么意思?

        如果是在外间其他地方也就罢了,偏偏这里还是月宫总部,连在自己总部之中都如此憋屈,试想一下之后的月宫,将会如何一落千丈?

        “既然梁缘师姐如此识趣,那今日便放你一马!”

        陆寻看着地上不敢主动站起身来的梁缘,当他口中话音落下之时,其目光已经是转到了其他的月宫女子天才身上,让得所有人心头都是齐齐一沉。

        “接下来,该轮到你们了,我要让大玄文师学院,在今日之后,再无月宫!”

        陆寻的朗声响彻在月宫总部的大厅之中,充斥着一种异样的霸气,也让诸月宫女子的一颗心,尽皆沉到了谷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