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在线阅读 - 第182章 明年抱着外孙子回去

第182章 明年抱着外孙子回去

        江帆听的是另一个版本。

        吕小米并不知道郑明洋和贺宇成差点在王丹办公室吵起来,只是给江帆汇报了下事情的来龙去脉,换了别人的八卦,可能还会听的津津有味。

        发生在自己的公司,江帆只觉的扯蛋。

        “你和叶秋萍说的啥没人听到了?”

        江帆比较好奇,吕小米说的不清不楚,明显有些保留。

        事情的起因固然是因为那个贺宇成嘴太贱,但再往前追溯,源头还是吕小米和叶秋萍的聊天内容,不知道说了什么劲爆内容,竟然惹出这种风波。

        江帆着实有点好奇。

        吕小米顾在右言他:“没说什么。”

        江帆追问:“没说什么怎么会惹的贺宇成去堵门?”

        吕小米吱吱唔唔的,不想说。

        江帆就更好奇:“快说,你俩到底聊了什么少儿不宜的内容?”

        吕小米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说:“没少儿不宜的内容。”

        江帆步步紧逼:“那聊的什么,说来我听听?”

        吕小米有点扛不住,只好有选择性的说了一些。

        “把闺蜜发展成嫂子,你还真敢想……”

        江帆一脸无语的瞅着她:“你和闺蜜平时就开这种玩笑?”

        吕小米抿着嘴,忿忿地看着他,俏脸有点发烧。

        江帆又问:“那个郑明洋是怎么回事,跟你俩有怨还是单纯嘴欠?”

        吕小米愣了下,很显然没想过这个,说:“我不认识他。”

        江帆问道:“叶秋萍呢?”

        吕小米道:“也不认识。”

        江帆拍着扶手没有说话,这只是件小事,还不至于让他过于关注,但小事反应出来的问题却值得深思,一个团体总会有那么几个害群之马。

        抖音科技也不例外。

        it男也不全是钢铁直男,有贺宇成这种做事不过脑子的,也有郑明洋这种嘴欠搬弄是非的,这种人即使再有才也不能用,一只老鼠坏一锅汤的例子太多了。

        但江帆没打算亲自过问,这只是一件小事。

        还不至于让他亲自过问,看看高管们会如何处理。

        可下午的时候,吕小米就给他送来了最新的消息。

        听完汇报,江帆着实被惊讶到:“郑明洋还敢跟胡敏吵架?”

        吕小米说:“算法中心好多人听到了,消息都传开了,陈总监已经问清楚,说是郑明洋刚开始不承认,胡博士批评他,就和胡博士吵了起来,不少人在议论。”

        江帆问道:“情况属实吗?”

        吕小米道:“属实,刚才吴总监已经找郑明洋谈了话,郑明洋承认当时有点激动,没控制好情绪,已经给胡博士道歉,胡博士也已经原谅他了。”

        “胡敏没让他滚蛋?”

        江帆有点意外,觉的胡敏有点太软。

        吕小米道:“没让走人。”

        江帆无语,这种事情换了自己,要么自己走人,要么郑明洋滚蛋。

        绝对没的商量。

        管理管理,连人都管不住,还管什么理。

        像陈云芳和吴艳梅,别看那两个女人平时笑呵呵,但手腕一个比一个强硬,手下的人哪里敢炸刺,就算有刺头也早被摩擦平了,被收拾的老老实实的。

        哪敢像郑明洋这种,有胆子跟领导吵架。

        要是换了那两女人,绝对工作都不用交接了,当时就让卷铺盖滚蛋了。

        现在的一些九零后不愿意受气,跟领导吵架也是常有的事。

        但也要分什么情况,像郑明洋这种搬弄是非惹出事来,还敢跟领导吵架的,没有哪个领导还会留着这种人,而且就算真是因为领导的原因跟领导吵架,大多数最后也得走人。

        更不要说郑明洋这种了。

        江帆问道:“胡敏怎和想的?”

        吕小米说:“我去问下?”

        “……”

        江帆无语了下,摆了摆手:“叫她过来一趟。”

        吕小米答应了一声,出去打电话。

        胡敏很快就过来了,感觉笑容有点勉强。

        江帆问她:“那个郑明洋在办公室跟你吵起来了?”

        胡敏有点尴尬,这可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隔墙传。

        上午才发生的事情,下午江老板就知道了。

        听到的都是算法中心的人,哪个长舌妇给传出去的。

        胡敏那个郁闷,尴尬地道:“工作中有时吵架也是难免的!”

        “吵架难免的?”

        江帆看他一眼,往后一靠,问:“今天郑明洋跟你吵了你不当回事,明天要是再有人跟你吵,你打算怎么处理,要是后天还有人中你吵呢,还有其他员工会怎么想?”

        胡敏脸色郁郁,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江帆就说:“想说什么就说吧,别犹犹豫豫的。”

        胡敏咬了咬牙:“我是想把郑明洋开掉的。”

        江帆问道:“为什么不开?”

        胡敏垂头丧气:“狠不下心来!”

        江帆就批评她:“管理和技术是两个不同的领域,技术上你是专家,但管理上你要学习的还很多,连人都管不住,还能指望你带好团队?要是你们这些管理层都敢跑到我办公室来跟我吵架,下面的人会怎么看,是不是也会有样学样,公司还能不能正常运转了?”

        胡敏神色恹恹,有点被打击到。

        江帆继续批评指点:“管理说难也不难,核心之一就是要把人管好,教科书中的管理学都是面上的东西,花有百样红,人心各不同,一个管理者如果连最基本的权威都没有,连一个刺头都处理不掉,下面的人会怎么看你,还会不会听你的,你还能不能服众?”

        胡敏脸色拉垮,信心被打击的四分五裂。

        江帆问她:“你知不知道陆志军是怎么管保安的?”

        胡敏想了一下,说:“知道一点。”

        江帆就问:“说说你的看法,你觉的陆志军的管理有没有问题?”

        胡敏认真想了一下,才道:“部队的管理方式不适合我们。”

        江帆笑道:“那你就错了,好多大公司披着人性化管理的外衣,实际上却是外松内紧的高压管理制度,甚至有直接把部队的管理方式搬过来用的,知不知道为什么?”

        胡敏问道:“为什么?”

        江帆道:“因为部队的管理方式才是最高效的,人一上千,心思各异,如何保证纪律和行动的统一性,保证制度的权威性和执行的有效性,只有部队的那一套才是最好用的,如果不用强制执行,怎么能保证下面的人都能规规矩矩做事,真正自觉的人能有几个?如果人人都能自觉,那还要管理干什么,所以靠员工自觉做事只是一个停留在口号上,但却永远都实现不了的目标,所以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强制化管理,比如那些保安,如果不是陆志军以强硬的手腕将保安们收拾的服服帖帖,你觉的保安会是什么样子?”

        胡敏说不出话。

        江帆最后总结:“互联网公司的管理虽然没有强制手段,但以目标绩效管理为根本的激励方式本身就带有强制性,我给你定了目标,你就一定要完成,不然你就拿不到奖励。你觉的这跟强制管理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更加隐蔽了而已。说一千道一万,说白了管理其实就那回事,就是要管人,只不过各人用的方式和方法不同罢了,只要把人管住,管理的一半难题就解决了,陆志军用的办法简单直接,并不适合我们,但本质还是一样的,就是管人。回头好好琢磨一下,别整天光顾着研究技术课题,管理同样要用心去学习。”

        胡敏悻悻点头,感觉受到了教育。

        江帆问她:“知道怎么处理了吗?”

        胡敏咬了咬牙:“知道了。”

        江帆嗯了一声,没有再问,让她回去了。

        胡敏回到算法中心,就让人通知郑明洋去人资报到。

        然后给人资打电话,直接辞退。

        结果又闹了场风波,郑明洋跑到胡敏办公室闹起来。

        最后被保安叉出去,连辞职都不用办了,直接扫地出门。

        虽然胡敏被人看了笑话,但郑明洋同样给其他员工做出了榜样。

        只是这个榜样的代价有点大了,不但丢了工作,还被扫地出门。

        更要命的是人资部还要把郑明洋的劣迹通报给人才平台,让其他员工看到了跟领导吵架的代价和后果,如果还有谁想效仿,就得先做好被扫地出门的准备。

        本来一件小事,结果闹出了不小的风波。

        胡敏被人看了笑话,心情郁郁。

        虽然开掉了郑明洋,但心情却好不起来。

        总觉的算法中心其他员工看她的眼神不一样了。

        跟她说话时的语气也不一样了。

        说不来是什么感觉,总之这种变化让胡敏高兴不起来。

        晚上回到家时,情绪依旧没调整过来。

        杜泽成工作挺清闲,早早就下班跑回了家,给老婆做晚饭。

        见她脸色不好,就挺惊讶:“怎么了,谁惹你了?”

        胡敏摇头:“出了一点事情……”

        就把白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给说了一遍,最后一阵唏嘘:“你说当老板的是不是心都特狠,就因为狠了一次错误,就要把员工扫地出门。”

        杜泽成很惊讶:“还有这种事情?”

        胡敏点头。

        杜泽成道:“老话都说慈不掌兵,心不狠的人怎么能当好老板,更别说一家员工上万人的公司的老板。而且公司越大,有些错误就越不能犯,这件事看似是一件小事,实则影响很恶劣,不处理的话会给其他员工树立一个反面的典型,以后人人有样学样那还了得,越大的公司就越不能容忍这种事。不过江总给你讲的那些都是管理的本质,能跟你说这些,说明老板真想提点你,不然不会把话说的这么透,我老板就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些,要么给我画大饼要么就忽悠我讲奉献,我觉的你应该高兴才对,能遇到这样的老板可很不容易。”

        胡敏这才心情好了些,说:“就是被人看了笑话。”

        杜泽成安慰道:“没事,看就看了,你要这么想,同事不只是单纯的同事,到了公司你们是同事,下了班谁走谁的路,不要太在乎别人的想法,背后说人是非,不承认就算了还跟领导吵架,这种人换了是我也绝对要赶走,不然以后还怎么管人,你做的没错。”

        胡敏心情又好了些,说道:“改天我俩请江总吃个饭吧!”

        “行,你安排!”

        杜泽成当然没意见,老老婆的老板一定程度上也是他的老板。

        该请客还是要请的,

        否则老婆工作不顺,自己也跟着闹心。

        ……

        中午,江帆回家吃饭。

        两个小秘上午送走了父母和弟弟,就迫不及待回了四季花园。

        爸妈一走,姐俩俩仿佛搬开了心头的巨石,感觉里里外外都透着股子轻松,这段时间提心吊胆的,可着实不太好过,就怕被爸妈怀疑,好在总算是走了。

        姐妹俩弄了六个菜,三荤三素,量不大但花样多。

        江帆坐在餐桌中间,一边吃饭,一边听着姐妹俩念叨家里家外的琐碎。

        听了一阵,就问姐妹俩:“要不你俩别回了,咱去南海过年?”

        裴诗诗道:“不行啊,过年还是要回家的,除非……”

        除非什么没说出来,没下文了。

        “除非什么?”

        江帆话问出口,才忽然反应过来,立刻不问了。

        姐妹俩对对眼,都没说话,心情瞬间就不好了。

        吃过晚饭,姐妹俩又盘了下账目,然后去洗澡。

        今天双日,原本是诗诗的班。

        不过在江帆上班前,雯雯还是先借了一点雨露。

        水声哗哗,水气蒸腾。

        裴雯雯一边刷刷刷,一边问:“江哥,咋办呢?”

        江帆不时吸着凉气,说:“要不你俩回家坦白从宽?”

        裴雯雯嘟囔道:“那怎么行,我爸妈会气死的。”

        江帆转个念头:“要不,在省城或其他地方买个房子把你爸妈接过去,以后别在老家待着了,就不怕被人说三道四,或者等你弟弟工作定了跟你弟弟待一起。”

        裴雯雯道:“我爸妈肯定不会扔下家里的房子去外面的。”

        江帆也发愁了:“那怎么办,要不明年你俩抱着外孙子回去?”

        裴雯雯用力捏了下:“你怎么尽出馊主意!”

        江帆倒吸一口凉气:“轻点,捏坏了以后拿什么给你们浇花。”

        裴雯雯笑嘻嘻:“捏坏就不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