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在线阅读 - 第183章 百万月薪

第183章 百万月薪

        年关越来越近,江帆抽空和老同学聚了聚。

        结果一个比一个忙,都在忙着趁年前这波消费旺季抓紧挣钱。

        相比之下,江帆反到显的有点清闲懒散了。

        年前公司的事不少,杨甲琛带队去了米国打官司,抖音上到处是宝马自燃的内容,公关无果后总算拿出了诚意,短视频平台强大的宣传舆论影响力初露峥嵘。

        “厂家打算怎么赔?”

        江帆坐在办公桌后,一边欣赏秘书,一边问道。

        吕小米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身子坐的笔直,说:“赔辆新车,所有损失全部承担,具体还没细谈,而且对方拿出了五千万的广告合同,如果你同意,就让运营部门去谈。”

        江帆说道:“法拉利不用赔新的了,给公司要十辆公务用车。”

        吕小米说:“厂家未必会同意。”

        江帆道:“你去谈,谈了再说,看看宝马的品牌形象值多少。”

        吕小米说声好,又道:“我下周一回家。”

        江帆招了招手:“过来这边来。”

        吕小米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走了过去。

        江帆攥住小手,搓啊搓的,问:“你和刘晓艺到底咋回事?”

        吕小米说:“是她先找我麻烦的。”

        江帆问道:“我怎么听说是你先给人家挖坑的?”

        吕小米不承认:“是她先找我麻烦的。”

        好吧!

        江帆不想问了,换个话题:“你哥呢,这几天在魔都在嘛?”

        吕小米说:“整天瞎逛,没事干。”

        江帆又问了下:“要不要我给他找个事干?”

        吕小米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不用!”

        有些东西不能欠的,欠了得用一辈子还。

        她还没有想好,所以不想欠。

        江帆也不强求,只是给她讲道理摆事实:“你哥既然想创业,就不会老老实实跟你爸去养鱼,就你哥那个样子,你哥也不是个养鱼的料,折腾来折腾去,最后跟着闹心的还不是你爸妈,现在好项目虽然不多,但找一找还是能找到的,早点让你哥事业稳定下来,你爸也不用跟着操心了,没资源人脉,现在靠自己创业成功的有几个?”

        吕小米抿着嘴:“那是他的事,不用我操心!”

        江帆就不问了,拉了拉胳膊。

        吕小米看了看门口,绷着劲不过去。

        越来越过分了,办公室里也敢胡来。

        江帆拉了几下没拉过来,就把她放走了。

        吕小米本来是和闺蜜开玩笑,结果下午回家做饭,吕益明过来吃饭见到了叶秋萍,离开的时候吕小米把他送到楼下,吕益就就问她:“小米,你那个闺蜜有男朋友没?”

        “干嘛?”

        吕小米心里跳了跳。

        “没事!”

        吕益明若无其事道:“我就随便问问。”

        吕小米道:“有呢,我们公司的后端工程师,正在谈呢!”

        吕益明哦了声,没有再问就走了。

        吕小米回身进电梯,心里还有点不妙。

        不会吃了顿饭,亲哥就看上闺蜜了吧?

        玩笑归玩笑,但她可没想过真把闺蜜给发展成嫂子。

        不然得多别扭。

        隔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吕小米就拉到亲哥电话。

        叫她回家做饭,不想吃外面的饭。

        吕小米挺无语,当哥的不照顾妹子也就罢了,跑妹子这里蹭吃蹭喝也先不说了,吃个饭还毛病一堆,这也就是哥,要是弟弟绝对要好好教育一顿。

        但郁闷归郁闷,饭还是要给做的。

        吕小米就问了下叶秋萍,叶秋萍晚上也没约,就说好下班回家做饭。

        ……

        林少华自从回国后,事业就很一番风顺。

        虽然手里没几个钱,但资源人脉这些东西是可以变现的。

        没费什么力气就找了几个合伙人,别人出钱他负责经营,生意做的顺风顺水,最近又接个大订单,正在疏通内外呢,忽然被老爹一个电话叫去家里。

        本想给老爹好好汇报下成绩,结果迎接的却是雷霆怒火。

        刚进门就被劈头盖脸一顿训,直接被训懵了。

        老爹的威严重如山。

        林少华也不敢多问,只能硬着头皮扛着,被训了个外焦里嫩,末了老爹走了,才擦着冷汗问他妈,今天这顿训挨的莫名其妙,总得搞清楚为啥挨训。

        林妈一脸忧虑:“你爸最近好像出事了,听说有人查他,还有些你的事,好像也被捅出来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过去,你最近小心点,再别给你爸惹麻烦?”

        林少华吃了一惊:“爸出事了?”

        林妈点头,教训着儿子:“好像被人给举报了,听说弄了不少黑材料,不知道从哪里弄到的,里面就有你的,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还被人搜集到了黑料。”

        林少华一脸懵:“不可能的啊,我一直很小心。”

        林妈盯着儿子:“你爸这么多年了也没出啥事,你才刚回来就出事了,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得罪啥人了,不然怎么会有人搜集你爸的黑材料整他。”

        林少华打了个哆嗦,连忙否认:“我没得罪人,我怎么可能会得罪人,妈你难道还不知道儿子的性格,我是宁可自己吃亏也不会让朋友和合作伙伴吃亏,怎么可能会得罪人。”

        林妈松了口气:“那就好,不是你惹的事,那应该就是有人想搞你爸。”

        林少华忙点头:“应该是我爸的竞争对手。”

        心里却在暗暗忐忑,他不是没得罪过人。

        刘晓艺那个女人让他第一次品尝到了被女人无视的滋味,心里一直扎着根刺,没少搞小动作给抖音使绊子,虽然第一次手下的人不得力,有可能被人知道了。

        但后来的几次都很稳当,没有留下马脚,应该没被发现。

        应该不是江帆那个小兔崽子干的。

        但这事可不敢告诉父母,不然一顿肉饼免不了的。

        不过老爹被人举报,林少华是真害怕了。

        没了老爹,他这个海龟啥也不是,老爹才是财富的保证,是他生意做的风升水起的定海神针,老爹要是倒下了,那些合伙还认的他是谁,所以老爹一定不能出问题。

        林少华回到公司后,立刻开始处理首尾。

        老老实实做生意不可能赚到钱的,能赚到钱的就不是老实生意。

        这阵子经营生意留下了一些尾巴,得尽快处理干净了。

        不能再让人抓住小辫子攻击老爹。

        ……

        金星大厦。

        快下班的时候,刘晓艺来了江帆办公室。

        “我刚得到个消息。”

        刘晓艺在对面坐下,说:“林少结老子被查了。”

        江帆哦了一声,问:“有问题?”

        刘晓艺观察他神色,道:“不知道,我只听说出事了。”

        江帆觉的挺好:“我还在琢磨怎么给那玩意点教训呢,没想到就出事了,这可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夜路走多了终遇鬼,没了他老子,看他这个海龟能有多大本事。”

        刘晓艺问:“不是你干的?”

        江帆当然不承认了,脸色平静地问:“你觉的我有这么大本事?”

        刘晓艺仔细打量他,说:“我也不知道,但财富到了一定量级,量变会引发聚变,你有多大能量我也不太清楚,但我觉的有必要给你提个醒。”

        江帆不动声色:“给我提什么醒?”

        刘晓艺道:“有些事不管是不是你干的,在某些人眼里只要有理由怀疑就够了,并不需要确切的证据,所以好多高手玩借刀杀人都玩的很溜。”

        江帆哦了一声,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真不是我干的,我没那个本事。”

        “不是你就好。”

        刘晓艺笑了笑,没有多说,坐了一阵就起身走了。

        江帆没有起身,目送她出门走,才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下面大街上川流不息的车流沉思起来,认真梳理有没有留下什么首尾。

        刘晓敢的提醒来的很及时。

        确实让他意识到一个问题。

        有些时候,有些事并不需要证据。

        在一些人眼里,只需要有理由怀疑就够了。

        借刀杀人的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不过一样有迹可循,只要看最终是谁受益,一样可以找出蛛丝马迹,并不需要证据,同样只需要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就行。

        但总比自己亲自上阵要强,

        江帆琢磨一阵,又叫来老陆问了一下:“那事没留下尾巴吧?”

        陆志军道:“没有,我找人匿名寄过去的,名字电话全是随便写的。”

        江帆点了点头:“你盯着点,有什么进展随时通知我。”

        陆志军说声好,又道:“物业公司现在内勤加上保安一共48个人,住宿方面稍微有点紧张了,b栋负一层车库旁边的那个大仓库一直空着,前阵子刚刚把之前租户不要的东西全部清掉,要是没安排用途的话我准备收拾一下搞成物业的员工宿舍。”

        江帆不知道什么大仓库,但把宿舍弄到负一层,连点阳光都见不上,之前就去过几次保安的宿舍,不开灯乌漆麻黑的特别阴,说:“别搞负一层了,d栋不是专门给物业留了一层用吗,办公室能用几间房子,把d栋那个一层改一下改成宿舍。”

        陆志军说:“d栋一层要改的话得大改,改造费用估计不低。”

        江帆拍拍椅子扶手,道:“那就多钱点钱一次改到位吧,省的后面再折腾。”

        陆志军道:“那我先找人出个方案你看一下。”

        江帆点头,其他方案什么的他是不想看的,但这话不能说出来。

        不然就是在纵容下面犯错误。

        所以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的,该走的过程还是要走的。

        方案出来了报到他桌头瞅上两眼,至少说他还在关注。

        下面的人就不敢胡来。

        即使老陆还算是规矩,但宁可防微杜渐,也不能亡羊补牢。

        晚上回家吃饭。

        饭后收拾完后,两个小秘拿出几个账本,去书房算账。

        又一年过去了,姐妹俩准备把今年的账总一下,给江老板汇报。

        虽然江哥大概率会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但该念叨的还是要念叨一下。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家里的财务江帆早就不怎么管了,都交给姐妹俩打理,去年开销不小,装修房子什么的都是大头开支,花掉了两千多万到说的过去,可家里的日常开销竟然高达百万。

        姐妹俩有点不敢相信。

        平时又不买奢侈品,最多现在消费水平见涨,买个千八百块钱的衣服,再就是车子加个油交个保险啥的,还有家里的柴米油盐之类,衣食住行这四样竟然花掉上百万。

        这怎么能让人接受。

        姐妹俩从头到尾把账目理了一遍,错是不会错的。

        可看着整理出来的账目清单,姐妹俩都有点无语。

        这些钱都是她俩经手花掉的,虽然单笔花销两三万就已经算是很大了,但架不住一年二十个月数量多啊,去一趟南海就上万,跟着江哥出去住一次酒也得上万。

        一万两万积累下来,不知不觉就上了百万。

        家里的账,店里的账……

        姐妹俩花了快一个小时才算完,然后拿给江帆看。

        江帆也在书房,看夜间资讯呢,瞅了瞅姐妹俩的电脑,没看的兴趣,不过为了肯定姐妹俩的劳动成果,还是耐着性子过去瞅了两眼,一看就发现了问题。

        “咦,你俩的负债呢,怎么都没了?”

        江帆有点惊讶,记的之前看的时候姐妹俩还做了资产负债的。

        怎么现在居然看不到了。

        裴雯雯道:“都还完啦,我们不欠你钱了。”

        江帆纳闷:“之前负债都到三百万了,这才两三个月你俩就全还完了?”

        裴诗诗俏生生地道:“我和裴雯雯现在月薪百万,两个月就全还完了。”

        江帆目瞪口呆:“谁给你俩定的月薪百万?“

        裴雯雯道:“当然是我们定的啊!”

        江帆左右瞅瞅,摸摸脑瓜:“行啊,都开始给自己定工资了。”

        裴雯雯笑嘻嘻地道:“现在卡上的钱只够我和姐二十多年的工资,你还得再发点,发够我们五十年的工资,你以后吃的喝的可都是我们的,我和姐养你。”

        江帆下巴差点没掉地上:“那我不成吃软饭的了?”

        裴诗诗哼了哼,难得开起玩笑:“吃软饭有什么不好,别人想吃还吃不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