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小说 - 历史小说 - 斗罗之唐家逆子在线阅读 - 第232章 自嘲的比比东。

第232章 自嘲的比比东。

        当教皇这些年,比比东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早就练出了一双火眼金睛,所以对于他人情绪的真假。从表情以及行为上,很是轻易的就能够看出来。

        在比比东的眼里,此时玉小刚的行为举止,处处都透露着一种刻意。显然这是故意演给她看的。太假了。

        如果是原著的女教皇,因为还把他当做心灵支柱的关系,会把他的一切行为都美化。自然就看不出他的虚假。

        但如今的女教皇,早就有了全新的心灵寄托。玉小刚对她而言,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路人角色。不会刻意寻仇,但也不会对他特意优待。只会以平常心面对他。

        所以玉小刚的一番表演,在比比东眼里和猴戏没啥区别。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我们已经有二十年不见了吧。”此时女教皇眼中已经有了几分不耐,毕竟她可是堂堂教皇,日理万机的。今天能抽空来见他一面,还是因为看在以往的情分上。

        玉小刚深吸口气,压制着内心激荡的情绪,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回过身时,他眼中多余的情绪都已消失,剩下的只有平日里那种淡漠。

        “教皇冕下,我此来是有事相求。”

        “哦?”

        女教皇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有些诧异这个死要面子,但是半点真材实料也没有的家伙竟然会来求自己。

        “有事相求?这似乎不是你的性格。看来,时间确实会令一个人发生改变…”说到这里,她在心中补充道:“…让一个人的脸皮越来越厚!”

        玉小刚看着她淡漠的眼神,内心中却莫名的有些慌。因为他感觉现在的比比东,和自己预想中的比比东完全不一样啊。

        这不对呀?

        面对自己这个初恋,比比东怎么会是这么一个态度?

        莫非她真的已经忘记旧情了吗?

        不过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因此玉小刚只能硬着头皮道:“教皇冕下,我想知道,你当初是如何度过双生武魂那个难关的。”

        女教皇的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此时在她的内心中已经知道了他的来意,表面上却是依然淡漠道:“你没必要知道这些。这对你有什么意义么?”

        玉小刚并没有隐瞒,因为就算隐瞒了也没有用。“我收了一名弟子,他跟随我修炼也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很幸运,他拥有着和你一样的双生武魂。这孩子天赋异禀,我希望能够将他培养成一代强者。”

        “我为什么要帮你?让你培养出一个强者以后和我作对么?”女教皇的声音突然变得冷冽起来,看向他的目光也是逐渐变得不善了。

        玉小刚并没有注意到比比东态度的变化,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道:“当然不。如果你肯告诉我当初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这弟子一生都不会和武魂殿作对。”

        一听这话。

        “保证?你拿什么来保证?”

        女教皇的嘴角顿时就流露出一丝讽刺与不屑的笑容,内心中更加确定当年的自己绝对是个脑子缺根筋的大傻瓜,才会看不清面前这个家伙的真面目。

        这得多么厚的脸皮,才能够如此淡然的睁眼说瞎话啊?

        这是完全把她比比东当傻子在哄啊!

        关于唐三的存在,当年她收到武魂觉醒的资料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是唐昊的儿子了。所以近些年来也在秘密的调查他,以及他周边的关系。对于他拜玉小刚为师,自然也是知道的。女教皇一直都是看在云川的面子上,才没有对唐三等人动手。只要他老老实实的,那么可以一生平安。

        但如今,面前这个家伙。

        这个曾经的初恋。

        竟然为了武魂殿仇敌之子,来向自己讨要修炼双生武魂的秘诀?

        还狂言永远不会和武魂殿敌对?

        他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

        莫非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师吗?

        女教皇摇了摇头,越发的为曾经的自己感到不值了。

        自己当初为了这个人,不仅身体糟蹋。而且后来为了保住他的性命,还不得不生下那个孽种。甚至生不如死那段时期,连自杀也不敢,唯恐那个禽兽迁怒于他。害了他的性命。

        结果现在这个人呢?

        他把自己当什么了?

        自己当初为他付出,牺牲了那么多。

        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滚!”

        越想越气,比比东的内心中甚至产生了一丝杀意!

        仅仅只是气势一放!

        “砰!”

        本来还老神在在的玉小刚,就被无形的冲击力撞飞。在撞到几个座椅之后,又狼狈的滚了几圈才停下。

        “你!比比东!这是为什么?!”

        玉小刚吐出一口血液,恼怒且难以置信的望着女教皇,但是当他对上她充满杀意的美眸的时候,却哑火了。顿时连一个屁都不敢放。因为他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对自己动了杀心!

        “我现在,真的很想杀了你!”

        女教皇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美眸中逐渐涌上了血红之色,那是毫无保留的杀意!曾经在杀戮之都磨炼出来的恐怖杀意!

        当这股杀意释放的时候!

        玉小刚只觉得肝胆俱颤,仿佛对身体彻底失去了控制。接着只感觉到裤裆一热,随即一股尿骚味传来。

        他…竟然被吓得失禁了。

        吓尿了?

        女教皇皱起秀眉,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她可并不想闻到尿骚味,尤其还是这个令他极端厌恶的男人。

        不过经过这么一打岔,她的杀意也是缓缓消退了。

        看着倒在地上浑身不自觉的颤抖,正惶恐不安的看着自己的玉小刚。

        女教皇只觉得一阵索然无味。

        对待这个废物,她感觉杀了他都嫌脏了自己的手。

        摇了摇头。

        女教皇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一道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把这个废物驱逐出武魂城!”

        “不要在这里污了武魂殿的圣洁!”

        “是!”

        很快,就有两名身穿铠甲的卫兵走了进来。

        一进门,首先就闻到一股浓郁的尿骚味。

        顿时让两名卫兵皱起眉头!

        看向倒在地上的玉小刚,眼神越发的鄙夷了。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

        玉小刚使劲挣扎,但最终还是被两名卫兵一人一条腿,从教皇殿一路拖拽着,行过热闹喧嚣的大街。留下一条长长的痕迹。

        比比东的命令是驱逐出武魂城,而非只是扔出教皇殿,所以两名卫兵忠实的执行着她的指令。

        周围众人都是目光诧异的望着这个裤裆处明显有大片湿迹的中年人,纷纷像避瘟神一样,捂着鼻子逃开了。

        “这人是谁呀?”

        “不知道。”

        “等等!我想起来了,这人不就是那个“大师”玉小刚吗?”

        “哦,那个发表了什么十大核心什么玩意儿的,在误人子弟的大师?”

        “这货怎么会在这里?”

        “不知道,八成是来这里坑蒙拐骗,所以才会被驱逐出去吧。”

        “啧啧,这就是所谓的大师啊?你看都吓尿了。”

        “哈哈哈……”

        周围人大声的议论声传入耳中,让玉小刚顿时羞愤不已!

        他想要挣脱两名卫兵,但是凭他低微的实力,又如何能够做到呢?

        所以他最终还是被两名卫兵拖拽着,一路越过热闹喧嚣的大街,引得无数路人群众围观,议论嘲笑……

        当玉小刚被扔出武魂城的城门的时候。

        此时的他眼神呆滞,浑身灰头土脸,整个人仿佛没了精气神。又犹如失去了灵魂的僵尸……就这样以一种极为不雅的姿势趴在地上。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当玉小刚再度回魂的时候,他趴在地上,双拳紧握。那副灰头土脸的模样,就仿佛一条狼狈的野狗。

        “比比东!”

        “今日之辱!”

        “他日我玉小刚,必百倍还之!”

        玉小刚脸色狰狞无比,浑身止不住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