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小说 - 都市小说 - 回到2002当医生在线阅读 - 263 突发事件(白银盟 临渊何羡鱼加更21)

263 突发事件(白银盟 临渊何羡鱼加更21)

        想法?还能有什么想法,只要有耗材就行,周从文心念一闪,但却老老实实的开始回答。

        “人民医院没有dsa机器,现在心脏介入刚准备开,杂交手术台也没有。但这都不是问题,要是我选择的话,可以在胸腔镜直视下做食管支架植入术。”

        “患者肺部有一个小结节,也可以顺便把结节切掉。”

        黄老闭着眼睛,双手拇指绕来绕去,对周从文的建议不置可否。

        “行啊,周医生。”邓明笑道,“说说你对食管吻合口瘘的了解。”

        “胸腔胃-气管瘘是食管癌切除术后少见但预后较差的严重并发症,发生率为0.3%~1.9%。”

        周从文回头看着大师兄的眼睛……和一脸的络腮胡子,很认真的说道。

        “瘘的临床症状取决于瘘口的位置和大小,常表现为反复的呼吸道感染,典型的进食呛咳食物症状并不多见,有时亦因症状轻微而被忽视。”

        “祝主任问病史问的不详细,我估计患者几年前就已经出现了吻合口瘘的相关症状。”

        “如果是从前,知道的越早越好,还有缝合的机会。一旦进展到患者现在的情况,就意味着必死无疑。但老板威武!”

        周从文不要脸的拍了一个响亮的马屁。

        柳小别有些诧异,这不是她了解的那位周从文周医生。她心里的周从文是木讷的、不苟言笑的、闷骚型的。而刚刚的马屁太生硬,根本不像是周从文能说出来的话。

        黄老淡淡说道,“这辈子见过事关吻合口瘘的患者太多了,我一直琢磨该怎么办。要是能找到一个办法,至少可以把患者术后平均生存时间提高一周以上。”

        “1995年我就开始研究,那时候带膜支架太硬,效果不好。而且买这玩意需要外汇,那可是外汇。”

        “……”周从文怔了一下。

        在他的意识里,根本没有外汇的概念。

        “加入世贸组织后国外的器械商上门,我第一个设备要的就是带膜支架。虽然没有dsa系统,但去放射科都能做,要那玩意干什么。”

        “还能直视。”周从文补充了一句。

        黄老点了点头。

        “像眼前的患者,要是前些年也就这样了,安慰几句让她回家准备后事。但现在么,还能再活20年。”

        虽然黄老一直闭着眼睛,但说到再活20年的时候,眉飞色舞,就像是品着脱骨凤爪似的。

        柳小别一直跟在祝军的车后面,来到人民医院住院部,车停下,她第一时间下来给黄老打开车门。

        周从文感觉柳小别简直太贴心了,她才是黄老的关门弟子。

        “黄老,这面请。”祝军祝主任不去看周从文,引着黄老上了电梯。

        人民医院胸外科有点吵,走廊里密密麻麻都是患者家属。

        祝军也没办法,总不能因为黄老来就先清场不是。站了这么多患者家属,肯定是急诊。

        不过都是医生,黄老还经历过好几个年代,应该早就见怪不怪。祝军躬身,偷眼看黄老。

        果然,黄老没有一丝不高兴,侧身让开患者家属跟着往里走。

        作为一名临床医生,对眼前的情况早就见怪不怪,不可能有厌烦的情绪。如果非说要有情绪的话,好奇倒是可能,好奇到底是什么患者,自己遇到过类似的患者没有。

        “我是患者的亲舅舅,我要进去看。”一个男人站在处置室门口说道。

        “有一个患者家属就可以了,进来这么多人容易感染。”

        “我妹妹懂个屁,我怕你们糊弄她,我要进去看!”

        患者家属坚持。

        祝军路过,也没多说什么。

        这都是小事,在临床上早就屡见不鲜。

        人吃五谷杂粮,什么脾气的人都有,很难代入进去知道他们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瞥了一眼处置室,一张胸片挂在窗户上,隐约是自发性气胸。

        祝军也没说什么,先带着黄老一行人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让他有些恶心的是三院的周从文竟然也大咧咧的跟进来,一点自觉都没有。

        这人真是特么的讨厌,但祝军并没有把周从文撵出去。

        开什么玩笑,这位是邓主任亲自点名的人,祝军可不想因为一个周从文让黄老和912的邓主任不高兴。

        “黄老,邓主任,二位先坐,我去拿片子。咱们先看看片子,然后去看患者。”祝军客客气气的说完,见黄老没有异议,转身出门。

        外面的吵闹声安静下来,想来应该是医生妥协,让患者的亲娘舅进了处置室。

        这是必然的,其实也没有必要坚持,又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

        几分钟后,祝军还没回来,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叫声,“救命!”

        周从文下意识的站起来,抬脚往出跑。与此同时,邓明也一样的动作,两人肩膀撞到一起。

        来不及说别的,周从文把邓明挤到一边,打开主任办公室的门跑出去。

        处置室外的患者家属有点懵,处置室的门轻轻晃悠着,里面传来哭泣声。

        不是一个自发性气胸的患者么?难道是下管子的时候出现了罕见的纵隔扑动!?

        一瞬间,周从文有了自己的猜测。

        如果是纵隔扑动的话,那就麻烦了!

        好在患者的年纪似乎不大,应该有救回来的可能性。

        真特么的倒霉,纵隔扑动、心脏骤停虽然是下胸腔闭式引流必须交代的一项,但以周从文接患者的数量而言只见过屈指可数的几例。

        没想到今天……

        一边快速跑进去,周从文一边琢磨着。

        与此同时,耳边响起“叮咚~”的任务提示音,系统不失时机的薅周从文的羊毛。

        可是进了处置室后,周从文就怔住了,自己完全想错了方向。

        患者还躺在处置室的床上,用怪异的姿势看着自己这面,医生手里拿着刀,刀上有一丝血迹。

        刚开皮,连钝性分离都没做,根本不是患者出事。

        低头,一个男人躺在地上,脸色惨白,呼吸微弱。

        刚刚还生龙活虎叫嚣要进来看手术的患者的娘舅已经……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人要挂掉。

        周从文心里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来不及解释,跪在患者身边一把撕开他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