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小说 - 都市小说 - 渡劫失败的我只好去蹭饭在线阅读 - 056 看吧,我就知道

056 看吧,我就知道

        什、什么师尊徐闻是什么关系……

        就是你的师尊本尊好吧!

        徐闻在内心腹诽这女人有眼无珠,但他却没有立即开口指正。

        因为,这女人显然存在着诈徐闻身份的可能,需要多聊几句,才能辨认她是敌是友。

        “你叫徐闻叫做师尊……这么说来,你应该是昊天宗门下的弟子——”

        徐闻试着去探查着对方的修为,但徐闻的神识还未释放出去,悬在徐闻肩膀上的长剑又抵近了一些。

        “先回答……回答我的问题!”

        她说话时有些气力不支,显然是刚穿越过来灵气枯竭,气血不畅。

        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虽然现在徐闻也没剩多少灵气,但只要有这柄飞剑在的话——

        徐闻刚想发力催动飞剑反制对方,结果对方的剑忽然从他肩头滑了下来。

        女子则一头栽倒在徐闻的肩膀上。

        看来是这家伙的灵力是彻底枯竭了……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徐闻这样叠一身灵气采集buff。

        徐闻侧身挪开,女子瞬间便倒在地上,徐闻这才得以看到她的面目。

        忽然出现在徐闻面前的是一位飒气满满的女子,清爽干练的高马尾发型下,是一张清丽俊秀的脸庞。

        挺熟悉的一张脸……总觉得在哪见过?

        如果是知道我下落的昊天宗弟子……那她应该是我的心腹才对?

        就算记忆只剩下原来的十分之一,但要说一点印象都没有,那也太夸张了吧?

        徐闻再次试着探查对方的气息,始终无法获知对方的修为。

        可恶……这是怎么回事?

        徐闻将刚刚获得的飞剑收入手中,不顾一旁倒地的女子,在一旁挥起剑来。

        在挥剑的过程中,徐闻的脑海里也闪过一些片段。

        我想起来了——

        你的名字——

        徐闻轻轻抚摸着长剑上的古怪铭文,一道蓝白色的荧光微微闪烁着。

        是,雪霁对吧?

        在徐闻现在的记忆里,雪霁是徐闻的本命法器。

        与其它法器不同的地方在于,本命法器是通过消耗持有者自身的大量精血祭炼而成,威力也随着持有者修为的变化而变化,可以说拥有无限的成长空间。

        但对现在的我来说太不利了……

        我现在只是个炼气期的废物!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留着吧!

        徐闻将雪霁剑收入乾坤袋里,正准备掏出传送符进行移动时,忽然觉得好像忘了什么。

        额……

        徐闻回头看了一眼还躺在草坪上奄奄一息的女子。

        身为昊天宗门下弟子,竟然没能在第一时间认出师尊尊上,像这种有眼无珠的弟子,可以说根本没有搭救的必要。

        但念在此人不惜以身犯险,为我送来本命法器的份上……

        徐闻略显粗鲁地将女子拎了起来,接着便单手掐诀,催动传送符——

        咻。

        正如夏晴传送到徐闻身边时发生的那般,徐闻传送到夏晴身边时,她正好也在床上躺着。

        徐闻就这样贴在了夏晴身旁。

        搞什么啊……

        嘴上说那么关心我,结果回来自己还不是倒头就睡!

        徐闻正要掐一下夏晴的脸颊以示惩戒,结果夏晴忽然直接捧住了徐闻的脸颊。

        “你……回来了呀,徐闻。”

        “什么啊,原来是装睡吗。”

        徐闻静静地看着闭着眼睛的夏晴。

        接着伸手,狠狠地将她掐醒。

        “呜呜呜呜哇哇痛痛痛痛——”

        夏晴帮徐闻捡回来的昊天宗宗门女弟子换衣服擦洗身子,徐闻因为非礼勿视的关系被拦在外面,因此直接下楼去看晚间节目。

        夏雾雨从楼上下来,坐在徐闻身旁。

        怨气满满地盯着他。

        “干嘛?”

        “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要跟仇家进行什么生死对决呢,还稍稍替你担心了一把。”

        “笑话,我还轮得着你担心?”

        “啊,确实是我傻宝了。”

        夏雾雨愤愤不平地点头同意,“结果,你现在是怎么回事,自己被我姐捡回来不够爽,还要捡回来这么一个门下女弟子,都和你一样蹭饭的话,谁来养活她啊?”

        “没打算让你们养,她醒了之后,我再问她点问题,就让她自己想办法自力更生。”

        “你有没有良心啊你!人家应该是为了你才从乾元界穿越过来的吧!”

        “弟子为宗门的安危肝脑涂地,本来就是这帮弟子的分内之事。”徐闻托腮道,“不要把你们下界那套……什么叫做价值观的东西,用在我门乾元界上面。”

        “算了……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希望你说话算话,自己处理好这女的事情。”

        不能让这个漂亮的女弟子住在我家……

        可能徐闻没有发觉,但这家伙按照一般的传统仙侠小说套路,绝对是暗恋着徐闻的。

        要知道……师尊文可是很火的!

        其它倒也好办,只要她不和徐闻待在一起,那就没事。

        现在问题最大的事是老姐了——

        连徐闻都同意等问完话就把这个女人扫地出门了,我姐该不会圣母到了那种无可救药的地步,连这种潜在情敌都要接纳在身边待着吧?

        还真以为自己有什么正宫的从容啊?

        当女子从舒适安逸的大床上微微睁开眼睛时,天已经是蒙蒙亮的状态了。

        这里是——

        女子掀开被子从床上起身,四处环顾着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

        现在的她披着头散着发,连衣服也被人换掉了。

        这究竟——

        卧房的门把手有些动静,女子立刻翻身下床,警惕地注视着大门的动静。

        剑来!

        她抬手召唤法剑,却完全感知不到它的存在。

        糟了……一定是被昨天那小子给——

        啪。

        门开了。

        出现在女子面前的正是徐闻。

        只见他背着手,身后还跟着夏晴和雾雨,她们显得比较谨慎,夏晴还有些客气地打了个招呼。

        “哈喽……”

        女子并没有理会夏晴的招呼,而是冷冷地瞪着徐闻。

        “把剑还我,我还可以饶你们不死,否则——”

        “逆徒,既见师尊,为何不拜!”徐闻终于在夏雾雨和夏晴姐妹俩面前好好装了一次比。

        “你……师尊?”

        女子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若你再敢胡言乱语,我便——”

        “怪了……你昨天难道就没注意到这一点吗?也罢……大概你一直有些神志不清,那我好好再演示一遍——”

        “剑来!”

        徐闻一声令下,一道飞剑立刻从空中盘桓飞舞,最后落到了徐闻手中,把女子看得目瞪口呆。

        “你、你怎能……”

        “这不是很明显了吗?”

        徐闻皱眉道,“我就是徐闻,徐闻就是我。”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女子显得十分恼怒,她接着辩驳道:

        “我师尊徐闻乃是大乘期修士,一身神通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八荒六合唯我独尊,乃是数千年来乾元界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嗯……这弟子别的不怎么行,拍起马屁来一套一套的,徐闻很喜欢很受用。

        就在徐闻享受着这些赞誉的时候,女子又十分哀怨地吐槽道:

        “你区区一个炼气期废物,怎可能是师尊本尊——”

        “住、住口!”

        徐闻慌忙叫女子闭嘴,结果为时已晚,一旁的夏雾雨听了后不禁喷饭:

        “之前不是听某人自称是元婴期修为吗?怎么……啊哈哈哈哈哈,我说你怎么平时看上去这么弱鸡,原来实际上只是个炼气期的弟弟,你也没比我姐厉害多少嘛,炼气期废物!”

        “少废话你……到底跟谁一边的!”

        “我当然站在正义的一方!”夏雾雨摆出剪刀手。

        “正义个屁!”

        徐闻骂完夏雾雨,而后又望向女子道,“你若是还记得乾元界发生的事情,就应该知道我是渡劫失败才到了下界,一身修为已然散尽——”

        “但师尊有不灭金婴和无数法宝护体,充其量不过是个大天劫而已,师尊的修为才不应该直接降到炼气期之下,即使降低了,这么久至少也应该恢复到元婴期水平才对……”

        这弟子到底是不是我的人啊?怎么这么像是在诈我信息?

        徐闻清了清喉咙:“无论如何,我能驾驭徐闻的本命法宝【雪霁】,这难道不能成为我徐闻就是你师尊本尊的切实证据吗?”

        “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

        女子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那根本就不是雪霁,那只是承载器灵的容器,在器灵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只要注入灵力就能驾驭飞剑,你搞清楚没有……”

        “那,你的意思是——”

        “我才是,真正的雪霁。”

        说道这里时,女子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而且……这个名字,是师尊大人特意为我所取的。”

        “诶诶诶诶诶!”

        夏晴在一旁歇斯底里地大叫着表达自己的惊讶,夏雾雨则无奈扶着额头来表示难受。

        看吧,我就知道……

        这乾元界的女弟子千里迢迢赶过来,根本不是来孝敬师尊的,而是馋师尊身子,来占有师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