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阅小说 - 都市小说 -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在线阅读 - 第39章权威

第39章权威

        李锦看着王小明手里的泥巴团,实在不明白一团泥可以称作泥马,除了可以看出四条腿,实在分辨不出泥团是任何一种生物。

        王小明的眼里充满着期许,李锦不忍心打碎一个少儿的自尊心,称许王小明捏的泥马真像马,但是她不会变什么泥马魔术。

        “哦,你也有不会变的东西啊!”

        王小明失望地收回泥巴团,跑去找奶奶。

        望着王小明笨拙离去的背影,李锦开始怀疑王小明见没见过马,以她这几天对靠山村的观察,靠山村连一头耕地的牛都没有,更别说拉车的马了。

        估计王小明是看了模糊不清的小人书,自以为捏成了马的形状吧!

        “娇娇。”

        听到钱利娟的呼唤,李锦颠颠地跑进屋里。

        钱利娟已经敷上了土方药,紧皱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她喊娇娇过来,想确认一下娇娇的身上有没有受伤。毕竟小娇娇被疯女人抓去了半天功夫,几个舅舅不可能检查得太仔细。

        被母亲柔细的手掌摸索着,李锦面红耳赤,小身板几次佝偻起来,不想被母亲探寻到痒痒窝。

        “还好没受到惊吓,也不知道那疯子到底想干什么,以前抓走二婶家的两个表姐,虽然也是毫发无损地给抢了回来,但是两个表姐受到了惊吓,连续哭闹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算慢慢恢复正常……”

        尽管屋里只有小娇娇一个人,钱利娟还是忍不住念叨着。

        这一天钱利娟受到的惊吓不比娇娇少,如果小娇娇真的被疯女人给祸祸了,辜负了恩人的托付,她又有什么脸面活着呢,就是到了另一个世界,她也没脸去见娇娇的亲妈呀!

        李锦低眉顺眼地听着钱利娟的唠叨,这时汪桂珍领着秦老太回来了。

        “让你家老四老五去把丁家老屋的院子拾到拾到,从你家拿一个铁皮桶过去,把我带来的黄裱纸晚上烧了,看看你家有没有白蜡烛,如果没有得赶紧叫人去买几根回来……”

        “我马上叫大国出去买。”

        汪桂珍朝门外喊大儿子。

        钱利国刚洗了澡换了身干净衣裳,听母亲吩咐立刻奔出家门。

        秦老太又说:

        “乡里乡亲一场,好歹送疯女子最后一程吧……对了,利娟你去陈豆腐家讲一下,就说疯女子死了,让小红过来帮忙料理后事。他家可是生产队安排帮扶疯女子的责任户。还有你家大国,疯女子既然是他背回来的,也算是一种缘份。疯女子无儿无女,就让你家大国今晚帮忙守夜,明儿一早咱们悄悄把人送去东山坡埋了吧。”

        秦老太是靠山村红白事的绝对权威,汪桂珍对秦老太的提议不敢有半分异议。但是她觉得秦老太忘了说最重要的一点,莲杏不能裹着草席下葬,好歹得有一口薄木棺材吧。

        “秦大娘,我手上的钱也不多,你看咱们能不能叫陈豆腐也凑一份,一起给莲杏买一口薄木棺材……”

        汪桂珍边说边从腰里取出花布包,一层层打开,露出一叠压得平整的钞票。

        秦老太显然没想到汪桂珍会有这么个提议,猛然拍了下脑门暗怪自己到底还是年纪大了,遇事处理起来不如以前周密仔细了。

        “唉,你家还有五个光棍儿子要娶媳妇,就别把钱随便往外花了。我儿子早几年就给我备了一口棺木,我一直嫌那木料不够沉实,刚好就拿给疯女子用吧。”

        秦老太吧嗒着嘴,心里却泛起一丝心疼,她岂会嫌弃儿子们给她准备的好东西呢!

        汪桂珍望着秦老太犹豫着,秦老太挥手压住汪桂珍的花布包,硬生生让汪桂珍把钱收了回去。

        “时候也不早了,我过去给莲杏洗擦一下换身像样的衣服。”

        “一起去吧,说起来也是一个可怜的女子,孤苦伶仃疯了半辈子……”

        李锦一见汪桂珍和秦老太要出去,马上跳下炕追上去抱住了汪桂珍的大腿。

        “我要跟姥姥一起去。”

        汪桂珍哪能让小孙女跟她去看死人,秦老太低头看着李锦的小眼神,歪了歪头笑了。

        “带小娇娇去吧,这孩子不是一般人。说不定有小娇娇在,疯女子兴许还能升上天堂。

        什么死人不死人的,生老病死都是一样的,她大舅不是手上抱着小娇娇身后背着死女人回来的嘛!”

        秦老太的一番话把汪桂珍说得哑口无言。

        汪桂珍去找秦老太的路上,听到不少闲言碎语,都说钱利国杀了疯女人。众口铄金,汪桂珍可是见识过大儿子被传耍流氓造成的后果,这次必定得有个权威的人帮她儿子洗脱污名。

        秦老太无疑就是最佳人选。

        汪桂珍抱着小娇娇拎着准备好的祭品器物和秦老太往丁家走去,迎面看见两个身穿警服的人走来。

        民警径直走进丁家老宅,汪桂珍赶紧加快脚步跟了上去,秦老太敲着拐杖拿着水盆随后进门。

        “我们接到报案这里死了人,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是喽,你们早该来管管了,现在人死了才来管有啥用哦。”

        秦老太一直觉得警察对疯女人抓小孩不重视,故意拿话揶揄。

        汪桂珍却紧张得手心冒汗,不知道警察会不会错判了她的儿子是杀人犯。

        此时钱利安和钱利康已经把院子里的杂草都清除干净了,从后院翻出几块没有完全腐烂的木板,正在潮湿的屋地上铺木板。

        晚上肯定得留人守夜。至亲的人相守,白烛长明不熄,死者的亡魂才能升入天堂。

        两位民警走进屋,熟悉地取出随身带的工具,准备检查判断莲杏的死因。

        汪桂珍紧随其后站定,眼神慌乱不安地拍着李锦的小屁股。

        李锦朝前探了探身子,奶声奶气地说道:

        “莲杏得了重病,又被她嫂子的儿子重重打了一拳,所以才倒地不起的。”

        “哦?”

        民警转身,看到说话的是个抱在怀里的小宝宝,顿时哭笑不得。

        “你多大了?是你亲眼看见的吗?”

        “我亲眼看到的,当时我就在她身边。不过她的病很重,不挨一拳可能也撑不过今天。”

        李锦避开重点问题不回答年龄。如果让民警知道她才一岁就能替大人断案,恐怕会被当成神童带走研究了,那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